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菊韵家产微小说

2019/12/04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当闹铃响起来时,阿木早已从睡梦中惊醒,此时他机械地伸出手关闭闹铃,脑子里依然一片混乱。阿木拼命地想要回想起来,他在梦里曾经经历了什么,可惜,

当闹铃响起来时,阿木早已从睡梦中惊醒,此时他机械地伸出手关闭闹铃,脑子里依然一片混乱。阿木拼命地想要回想起来,他在梦里曾经经历了什么,可惜,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其实也不是想不起来,在潜意识里,最主要是阿木根本不愿意想起来什么。只是那偶尔地掠过脑海的片断,也已令人惊惧难以忍受,而明显的,那样的结局,并非阿木心中所想。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子,阿木所享受的待遇,是他的两个姐姐远远不能相比的。有时候阿木也会在心中掠过这样的想法,姐姐们,到底是不是爸妈亲生的。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在阿木年轻的心里,对于所谓的亲情,他是没有一点感觉。至多,在外人想要欺负她们时,多少得想想她们是谁的姐姐。也许,这样就够了。

这几年赶上城乡改建,一下子占了不少土地房屋,也一下子让阿木家本来就富足的家境,变得更加殷实,俨然成了小城少数几个上千万级别人家。个中原因很简单,阿木的父亲事先得到可靠消息,抢在拆迁占地前动了点手脚,房屋该扩建的扩建,土地也种上经济作物。最后,在相同赔偿费用情况下,他们家却比别人要多出好几倍的赔偿,也无形中拉大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当然,有了如今这般雄厚的经济基础,阿木更是如鱼得水,也不用上班,整日里游手好闲,拈花惹草,好不快活惬意。不过,最让阿木觉得难以忍受的事,在得知家里有这么多钱以后,两个姐姐好像跑家里,比以往更加的勤快,他的那两个姐夫,也整天地跟着在他爸妈眼前晃荡,一心地想要讨好两个老人欢喜。不说也知道,他们是打的那些钱的主意,就想能够分一点回去,不至于在单位里埋头苦干,还得看领导脸色行事,没有半点出头之路。

其实,阿木也不是那种贪财吝啬之人,之前,爸妈给两位姐姐一人买了一辆车子,阿木一句话都没有说,反倒非常的高兴。也许在阿木的心里,希望就这样能够打发,姐姐们不再生出更多的想法。当然最后,似乎是事与愿违。

尝到甜头的姐姐们,想要的更多。面对摆在眼前的一堆金山,很少人能够淡定,置之不理。何况,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些钱也应该有她们的份。虽然有古话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只现在早已新社会,妇女占了半边天,除非父母留下遗嘱指定了谁,真要闹到法庭上,他也不占理,该分的财产还得分。这看着是千万家财,几个人一分,谁也得不了多少了。如今之计,还得怎么想一个办法,让两位老的立下遗嘱,方才万事大吉。只是,这话又该如何开口,倒是叫人费神之事。

只是,让阿木头万没想到,他这主意还未想好,姐姐那已经开始行动了。好像事先商量好的,趁着这个周末,两个姐姐前后脚地回来。一家人团聚,本来是件高兴的事。两位姐夫今天也特别地勤快,一大桌子菜做好,看着那个诱人。不过,听了饭桌上姐姐们的话,阿木再也提不起一点食欲。

气人的是爸妈那里,不知被她们下了什么迷魂药,几个人早已讨论商量,两个姐姐想要修房子,是好事,所以必须支持;要修房子没钱,那就先借吧;爸妈这里正好有点闲钱,不如就借给她们吧。具体得要多少钱呢,也不多,一个人百八十万吧。说好了是借哩,等有钱了就还。

“不行。”阿木不干了,就差跳起来。

“怎么不行?”大姐夫有点着急了,赶忙的问。

“你们有手续吗?”阿木不好直接说反对,只能打迂回战术。

“这……”好像还真踩到点上了。

“手续我们可以边修边办呀。”大姐不乐意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你说得容易,现在房子的手续哪里那么好办?”阿木得理不饶人,步步紧逼。

“实在不行,不要手续也一样的。”二姐夫帮腔道。

“不要手续,你说得轻巧,不是你的钱呀当真。”阿木振振有词地:“没有手续就是违章建筑,随时可能被拆除的。到时候这笔损失算谁的?”

“可是……”

“可是什么,你们要修房子我不反对,要借钱也可以,但至少你们得把手续批下来了再说呀。这钱是爸妈一辈子的辛苦钱,总不能打水漂扔了吧?”

“三儿说得也有道理,这样,你们先去把手续批下来,记住了,不能干违法乱纪的事。”最后,阿木爸爸开口拍板,此事就此打住,暂且搁置。

首战告捷,阿木心里别提多高兴,又是劝酒又是夹菜,吃得是不亦乐乎,全然没看到两个姐夫黑着一张脸,哭笑不得样子。阿木爸爸也高兴,儿子平时不怎的,关键时刻倒也说得头头是道,也算出息。

一场家宴,最终是不欢而散。

阿木还在烦恼,为两个姐姐隔三岔五的在爸妈面前磨嘴皮子,埋怨他们不支持自家修房子之事。果然不出所料,现在想批一块地修房子并不容易。还是二姐夫那边先弄好地基,一切准备就绪,就等老丈人的东风。大姐就没那么幸运,本来刚建的一楼一底,再想要批块地,谈何容易。阿木爸爸见大闺女地基没有批下来,也不好单独给小的钱。想给钱直接买一套,似乎也不公平,正头痛着呢。阿木妈妈与老姐妹们闲聊,商量着出去旅游,见老头子烦恼,非拉着一起去。说好了等回来再说,谁知道这一去,竟是永别。

合该出事,一车人几十个,正好单单他俩,在景区里阿木妈妈突然闹肚子,让阿木爸爸陪着,耽搁了一会儿,谁知碰上一辆车疯了般冲过去,当场撞到俩人,还没来得及送到医院,人早已断了气。

处理了善后工作,姐弟三个坐在那里,一时都陷入了沉默。原来一家子和和睦睦,虽谈不上如何亲热,总归是一家人。这突然间少了两个主心骨,这个家也将散了,不知道该向何处去。空有千万家产,又怎抵这失去亲人的痛苦。只是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更当珍惜眼前。阿木仿佛突然间醒悟过来,主动的提出来要与两位姐姐共分这千万产业。只是,让阿木没想到,两位姐姐却坚决的不要分文。就连两位姐夫也站出来说话,不愿分他一分半毛。阿木一时有些懵了,暗恨自己小人之心。想起从小到大两位姐姐对自己的关爱,阿木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再独吞这笔家产。

一时僵持不下,难以解决。而这时,一个神秘的电话,竟然轻松地把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原来,阿木一直在想着如何劝说父母立一个遗嘱,而他的父母却先一步为他们想到。早在赔偿金下来,阿木爸妈就避开他们姐弟三人,去了一趟公正处。在阿木爸妈所立的这份遗嘱中,虽然也对阿木有所偏护,占了大头。好在他们并不是封建保守之人,依然想到了两个女儿。清楚地写下声明,两个女儿各自分得两百万。

当然,阿木爸妈之所以立下遗嘱,也是见惯了为争遗产亲人反目成仇,甚至家破人亡。作父母的,儿女们能够和睦相处,平安无事,是他们最大的心愿,钱财如粪土,并不是他们不想要,只是不想因此之故,让这个本来还算和睦的家,四分五裂,姐弟成仇。只没想到,这姐弟三人还算明智,知道礼让,俩老在天之灵看到,也该欣慰了。

如此,皆大欢喜,阿木有了父母的遗嘱行事,由不得两位姐姐不答应。在律师的公正下,三家人各自分了自己所得。虽然父母不在了,难得的是姐弟三人,感情越发的深厚。这真是再多的财富也无法得到的天伦之乐,怎不叫人羡慕,由衷地要为之喝彩一声。

共 2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为钱可以不顾亲情,为了利益会不择手段,费尽心机的讨要,让亲人之间多了隔离,明智的阿木父母在不动声色下立了遗嘱,避免了三个儿女之间的纷争,让孩子们和睦相处,可谓皆大欢喜。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1 楼 文友: 2017-05-05 21: 9:0 感谢玉子赐稿菊韵,问好夏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 2017-05-06 07: 9: 9 看来立遗嘱,是最好的办法!利益与亲情的较量,结局令人欣慰。欣赏玉子小说! 爱好文学,坚持写作,广交朋友

 楼 文友: 2017-05-06 20:05:48 阅读并赞,民俗风气蔚然纸间,看似寻常家事,却记录世间炎凉。问好!

赣州市妇幼保健院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王玉珍
威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西藏癫痫病医院到哪家好
乐山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