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官方救世主第一百一十六章资格到手

2020/01/26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官方救世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资格到手抱着洋剑的下半身退隐进之前被击出的空洞之中,我咬牙切齿,双手抓住下半身的两个脚踝大大的分开,

官方救世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资格到手

抱着洋剑的下半身退隐进之前被击出的空洞之中,我咬牙切齿,双手抓住下半身的两个脚踝大大的分开,然后撤了外面的剑意,收回全部内力集中在一只脚上,冲着两腿之间的一团凸起一脚一脚的跺下去,口中嘿哈之声连连,用作发力配音。

脚感很丰满,充足的弹性给予我足够的回应和缓冲,对脚踝和膝盖不会造成任何的损伤。

声音很劲道,无论是崩断还是撕裂都很短促和劲爆,听起来如同爵士鼓一般节奏感十足。

我跟着心中的摇滚节奏不停的踩踏,巨大的反作用力之下下半身的两条腿都快被我拽下来了,就说我跺的有多用力吧。

要害被袭,管你自愈恢复能力再变态,这种男人都懂的疼痛总是无法消减忍受的。据说在全世界各国的刑讯逼供圈子里有这么一条铁律谁也不许触碰,那就是在审问男性对象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利用这种疼痛来逼供,上帝都不会允许这种残暴的行为。

洞外洋剑惨叫连连,玩了命想要控制骨刺雨向洞内射来。

我又跺下一脚,狠狠的跺在目标上之后没有抬起,脚尖踩在上面来回的拧,同时大声喝问:“我特么看你敢?!”

一阵持续的酸爽传递到洋剑的上半身,他连忙收招:“不敢了不敢了,偶像...我...我...我认输啦!!!”

确认他确实没有继续反击的打算,我单手抓在洋剑下半身两腿之间,从坑洞中跳出来,悬浮在半空的骨刺雨非常懂事的让到两旁,让我顺顺利利的走了过去。

我走到洋剑面前,他整张脸都疼走型了。我以盘核桃的手法制住了他的要害,转头问远处的裁判:“结束了吗?”

早就看傻眼的裁判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对着话筒宣布:“洋剑认输,闹春胜出,获得挑战子威会长的资格!”

“万岁!!!”场下所有支持我的人都欢呼起来,一百个拉拉队小伙子挽起裤腿,跳起了整齐的踢腿舞。

确认了比赛结果之后我松开了手,洋剑连忙运转异能,把胳膊腿儿,骨头棒儿都收了回来,一顿拼接组装,总算恢复了原型,然后他又扯开裤腰往里看,看了一眼之后就抬头满脸幽怨的看我。

我凑过头,跟他一起往裤裆里瞅了一眼,啧啧有声的摇了摇头。

洋剑眼泛泪光:“本来婚姻就够危机的了,全靠着那点事维持着,这下好了,下一步准准得离婚了。早有心理准备为组织做出一定的牺牲,没想到会牺牲的这么大。”

我看着他那可怜样,救世主的慈悲之心再次萌发,我叹了口气,教训道:“你啊,太容易上头,这回吃了亏以后就长点记性,别以为这北台就没人能治得了你,比你难缠的人遍地都是!听懂了?”

洋剑低头:“听懂了。”

还算谦虚,值得一帮。

我向贵宾席招了招手,东方抚琴直接从高层跳下跑了过来。

“师父。”

“我没事,你身上还有东方神油没?”

东方抚琴从怀里掏出两大瓶来:“今天师父有大战,我特意带了不少在身上。”

我向洋剑扫了一眼:“都给他。”

“可是你......”

我抬手不让他说下去,对洋剑道:“这款产品是单纯的疗伤药,我看过你的伤,应该还能调的回来,至于能不能在调回来之前维持婚姻,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洋剑接过东方神油,有些劫后重生的不真实感:“这...这是真的吗?”

我哼了一声:“作为斯曼系列保健品的忠实用户,难道对我们的产品没有信心吗?”

“有有有!!!”洋剑连连点头:“太感谢您了我的偶像,今天这一场我败得心服口服。”

“别心服口服了,这是外敷的,去吧,我要准备最后一场了。”

洋剑点头:“恩人,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战胜子威,成为这小香港真正的王者。未来如果有机会来小澳门,我再好好感谢您!”

我皱眉:“憋整那虚的了,败在我手下等于省了20亿,你自己看着办。”

洋剑恍然大悟:“明白明白,我这就去办投资手续,能和斯曼合作,也是我们小澳门技校的荣幸。”

洋剑叉着腿往外走,走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在裤裆里掏了掏,掏出了什么东西揣衣服兜里了,然后就恢复了正常的走路姿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预选结束,司徒部长马上带人将我护卫出现场,不让我受到打扰。

在贵宾室内,司徒部长对我惊叹:“诶呀,没想到闹春掌门实力如此强悍,连小澳门技术学校的训导主任都败在了你的手下,我们本以为最终获得挑战者资格的会是他呢。”

“侥幸取胜罢了,北台卧虎藏龙,不可掉以轻心呐。”我趁着和他聊天的机会运气疗伤,刚刚的一战不仅损耗巨大,我也负伤不轻,尤其是小腹中的那一脚,踢得我内息岔乱,五脏和经脉都受到了震荡。

客套了几句,司徒部长做出为难的样子:“其实我也知道闹春掌门你刚经三场大战,状态非常不好。可是我们会长一向说一不二,他定在今天必须完成所有的预选和挑战,所以您看,最多还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您就不得不开始挑战比武了。”

我点头:“客随主便,既然是子威会长定的规矩,我这个挑战者就得受着。”

说着我把袖中短剑取出:“只有一件事拜托,这把剑在刚刚的比武中已有创损,麻烦部长再帮我取一柄趁手的来。

司徒部长表示马上就可以安排,我说不急,我想单独休息一会,待会到挑战现场再取剑不迟。

司徒部长取了短剑离开,我打给花魁,她就在现场,很快就来到我的房间。

我对花魁道:“撑起结界,我需要疗伤。”话才说完,我就一口淤血吐了出来,以寻常姿态遭受洋剑重招,我的实际状态要比看上去糟糕的多。

花魁见我吐血,吓的花容失色,连忙催起烟雾,将整个房间封锁了起来,连带自身也被包裹进烟雾之中,以免对我造成干扰。

确认了环境安全,我马上运起灵王之力,转化为灵王姿态。

灵王姿态下,我体内所存的灵蛟大王的本命真元开始徐徐运走全身,我曾修习灵王心法,身体早已熟悉了这股气感,自然而然的开始接受它的温养调理。

灵王姿态特有的超强恢复能力也在起作用,五脏损伤迅速复原。

之后我又运了一遍气功内力,将所有的经脉穴道冲了一遍,确保畅通无损,这才散去灵王姿态。

伤势痊愈,损耗补齐,并稍有盈余,三场连战的热身和战斗状态却没消散。

这正是最完美的备战状态。

时间到,入场!

邛崃市妇幼保健院
汕头天佑医院怎么走
内蒙古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湖北妇科治疗方法
日照有癫痫病医院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