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1920年欧洲差点变成一片红色被遗忘的苏波战争

2019/06/11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1918年至1919年的俄国内战期间,波兰被视为一枚抵抗俄国布尔什维克与欧洲共产主义红色浪潮的重要棋子,同时协约国各国也纷纷以保卫本国利益为

1918年至1919年的俄国内战期间,波兰被视为一枚抵抗俄国布尔什维克与欧洲共产主义红色浪潮的重要棋子,同时协约国各国也纷纷以保卫本国利益为名派兵进入了俄国。1919年6月25日,协约国的委员会曾有过这样一份声明:

为保护爱护和平的东加利西亚人的财产以及人身安全免受布尔什维克党威胁,协约国委员会决定批准波兰武装力量的活动范围延伸至奇布鲁克河(加利西亚和乌克兰的分界)。

守卫欧洲文明和基督教价值观免受蛮族入侵,也一直都被波兰人视为天赋使命。这当然会使得波兰人产生一种错觉,让他们误以为协约国列强会在战后支持波兰在东加利西亚地区的利益。然而自身的命运若由他人来决定,显然是不牢靠的。对协约国列强来说,自身利益才是根本的原则。

1919年春,约瑟夫。哈勒将军带领着他在一战末期于法国创建的"蓝色军团"返回波兰与毕苏斯基军团组成新的波兰国家军。波兰军队的实力也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很大的补充,从1918年11月的6000人猛增至1920年7月的90万人。胳膊肘硬实了的同时,也意味着不必全然看他人的眼神行事了。

波兰人将俄国内战视为难得的契机,但这并不意味着波兰人就可以完全不顾及列强的意见。法国方面明确表示支持波兰人自己决定东部的事务,至于英国方面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声音,当时身任英国战争大臣的温斯顿。丘吉尔作为协约国干预俄国内战的始作俑者,当然希望波兰参与到反苏维埃的阵营中来。但首相劳合。乔治却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对于根据巴黎和会原则毫无争议的划归俄罗斯的领土,如果波兰仍然坚持保留,而布尔什维克政府又拒绝和平解决问题并由此诉诸武力,那么,英国政府若想在军事和财政上支持波兰,获得本国民众的支持的几率微乎其微。

对于俄国人来说,为了巩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必须唤起国际革命,必须从狭隘的民族革命转向世界革命。"(列宁原话)为了面向全世界输出革命的目的,布尔什维克在1919年的3月份成立了共产国际,这不得不使欧洲列强越发感到担忧。在苏俄领导人看来,边疆地区的苏维埃化至关重要。在苏维埃俄国当权者对未来世界格局的构想当中,社会主义俄国和革命的西方之间又怎么能存留一片空白?而站在波兰人的立场上来说,在原东部边疆地区生活的波兰族人口,虽然相对而言占居民比例很小,但生活在那里的波兰人大多都是城市资产阶级或地主阶级,因此他们在该地区还是有不小的文化和社会影响力的。

出于对"红色革命浪潮"的恐惧,英、美、法等国不可能对发生在俄国的内战视而不见。列强们初是希望通过扶植俄罗斯境内的捷克军团和高尔察克、邓尼金等人来对抗苏俄红军。以美国为例,在1919年等夏秋两季就向邓尼金提供了10万支步枪、300万发子弹和20万发炮弹。然而事与愿违,在"白军"的节节败退之下,苏维埃红军终还是取得了国内战场的胜利。

此时的苏俄领导人认为,在俄国国内的反革命势力纷纷失败之后,亡我之心不死的协约国列强必定会寻求其它途径来扼杀"红色政权",可以想见的是,波兰必将成为其有力的推手。而波兰人当然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在经历了123年的亡国之痛后,他们终于在一片废墟上重建了自己的国家。过去的苦难更加深了他们渴望重现往日荣光的企图,恢复全盛时期波兰的版图是缠绕在他们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因此毕苏斯基领导下的波兰军队的东进计划,是为了实现对东部边疆的领土诉求,而非推翻苏俄政权。毕苏斯基很清楚恢复旧俄帝国并不符合波兰的自身利益。

然而协约国并未考虑波兰在东部边界地区的领土要求。1919年9月25日,巴黎和会的波兰事务委员会提交了关于波兰东部边界的报告,提出了一条临时的东部边界线。波兰军队不顾巴黎和会的决定继续向东推进 ,并竭力说服协约国相信波兰要求的合理性,同时也想用既成事实促使和会承认波兰的要求。

毕苏斯基转而与乌克兰人达成了同盟,波兰方面承诺将1772年次瓜分前占领的乌克兰领土归还,作为交换条件乌克兰必须承认波兰在东加利西亚地区的利益。1920年5月,波乌两军同时向苏俄发动了袭击,很快苏俄方面也予以了反击。在红军南北两路的合击之下,波兰军队毫无招架之力,他们只得放弃已经到手的维尔诺和比亚维斯托克,一直被驱赶到了利沃夫。无可奈何之下,波兰向协约国寻求帮助,但他们无视了波兰人的请求。一方面,早在1920年的1月份列强就曾表示不希望波兰继续战争,也不准备对波兰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列强们主要是担心波兰在领土要求上毫不妥协的态度,可能会促使苏德之间达成政治和军事联系。另一方面,在共产国际的号召之下,各国的工人团体纷纷反对援助波兰,例如但泽的码头工人拒绝为波兰装货,英国的左翼人士还发起了"别动俄罗斯"运动。

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更是在1920年7月"赔款协会"就讨论德国赔偿问题的会议上,严厉斥责波兰人挑起战争,并要求波兰军队西撤150英里。

8月1日,在哈切夫斯基的率领下,五路红军直逼华沙,兵临城下的波兰首都岌岌可危。然而顽强的波兰人还是创造了"维斯瓦河奇迹"。10月份,波兰和苏俄达成了停战协议,1921年3月双方在中立国拉脱维亚首都里加进行了和谈,签署了《里加条约》,自此,二战前的波兰第二共和国的东部边界终于确定了下来。波兰成功得到了维尔诺、沃伦、以及东加利西亚的主权。

波兰在华沙战役上取得的胜利阻止了十月革命的烈火向欧洲的蔓延,当时的西方社会评价毕苏斯基"扶住了倒下的张多米诺骨牌"。

参考文献:

哈莉克。科汉斯基:《不折之鹰——二战中的的波兰与波兰人》

千里:《决定欧洲命运之战——1920年波苏战争》

石晓燕:《1919—1920苏波战争的再评价》

王天兵:《1920年的世界革命与苏波战争始末》

王晓菊:《波苏边界战争与波兰人口迁移》

来源:时拾史事

贵州的性病治疗医院
银川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榆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