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原始部落 【185】祖火驱虫

2020/01/16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重生原始部落 【185】祖火驱虫虫潮的数量异常惊人,估计这片森林区域都已经被虫子给占领了,沈农刚刚从围墙上落地的瞬间,便立马朝着大山洞

重生原始部落 【185】祖火驱虫

虫潮的数量异常惊人,估计这片森林区域都已经被虫子给占领了,沈农刚刚从围墙上落地的瞬间,便立马朝着大山洞位置跑去。

这虫潮突然来袭,黄丘部落眼下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抵挡,沈农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拿火去烧,而作为黄丘部落内唯一的火源,祖火的作用在此刻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大山洞平常作为储放黄丘部落全部资源的地方,而在山洞的最深处,就是黄丘部落那有史以来一直都在持续燃烧的祖火。

上次被沈农抢救下来的那点祖火火苗,如今早已恢复到了最先熊熊燃烧的篝火状态,火势旺盛的很,在祖火堆的附近还坐着一个女人,她是专门被派来照看祖火的,平常就负责维持祖火的燃烧,不时往里面丢点木头树枝什么的。

“巫!”看见沈农到来,女人连忙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给我拿根火把。”沈农急促的说道。

“哦哦哦。”女人走到祖火堆旁边,伸手抽了一根燃烧到一半的木棍出来。

沈农快速接过木棍,直接就转身往山洞外面跑去。

……

黑影从围墙上面蔓延而下,离得近了就可以看清那竟是一只只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黑色虫子。这些虫子六腿无翅,口钳奇大,并且身上还长满了茸毛,看起来特别怪异。

黄丘族人们纷纷跑到自己住的木屋里拿来自己的武器,却是想要用这种东西去攻击虫群,如果虫群的数量能够少一点的话,他们或许还可以用石质武器去击杀虫子,但眼下虫群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用这种武器根本就无法对虫群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反而黄丘族人们还会在瞬间被虫群给淹没。

沈农持着一根火把从大山洞里跑了出来,这时虫群刚刚从围墙上下来,正打算朝着木屋区域涌去。

“全都去祖火那里拿火把!你们的武器杀不了多少虫子的。”沈农大喊一声,直接一马当先的朝着过来的虫群跑去,他必须先替自己的族人们抵挡住虫群一段时间才行。

哼!

擤气率先喷出,平常在普通人身上只能造成一点点打击作用的擤气在此刻可谓是派上了重要的作用。

因为虫子的体积过于小巧,也就代表了它们的重量非常轻,在擤气的攻击下,顿时就有大片虫子被吹的高高飞扬起来,然后掉落到了后面的虫群当中,而原先虫群待的地方则空出了一大片空白,那种情况就像是有人在用扫把清理灰尘满满的地面似的。

哗!

看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虫群,沈农直接将手中火把挥舞了过去,顿时但凡是身体接触到了火焰的虫子,全都被烧的滋滋作响,然后熟到缩成了一团。

虫群里的虫子数量过于浓密,层层叠叠的,一块只有拳头大小的区域可能就拥挤着数百只虫子,沈农这一击之下,起码烧死了上百只虫子,但这却对虫群根本造不成一点的影响。

那些虫子依旧势头不止的朝着沈农爬来,沈农见状,手头上连忙加快了摆动火把的频率,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杀死这些爬到自己身边的虫子。

也不知道挥舞了多少下后,火把上燃烧的火焰突然‘呼’的一声熄灭掉了,只剩一丝丝白烟还在火把端头浮动。

沈农顿时看的一愣,却是没有想到火把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眼看着因为火把熄灭,沈农失去了让那些虫子感到忌惮的武器,他身边附近原本的空地瞬间就被虫子给占领了,并且虫群还在不停的朝着他身体涌来。

“巫!”

就在沈农即将被虫群淹没的时候,熊镰突然拿着两根火把,怒吼的冲了过来,他也是颇为凶猛,直接就赤脚踩着虫子朝沈农奔来。

此刻但凡是想要爬上熊镰身体的虫子,全都被他给用火把上的火焰给烧成了灰烬。

熊镰的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就跑到了沈农身边,还替他扫清了身边所有的虫子,然后把一根火把递给了沈农。

“还好你来得及时。”沈农接过火把,忍不住庆幸的说道。

就刚才那么一会的工夫,他的双腿已经被那些虫子给撕咬出了大量如同米粒般大小、密密麻麻的红色伤口,并且还不断有鲜血从伤口中流出。

若不是熊镰来的及时,要再晚上个几秒,沈农这双腿恐怕就要被咬成骨头架子了。

“巫,现在怎么办?这些虫子实在是太多了。”熊镰问道。

“让每个能拿得动火把的族人都过来帮忙,一定要把这些虫子全都阻挡在木屋区域的外面。”沈农语气异常坚决的说道。

这些虫群都是从南面围墙爬进来的,而黄丘部落内,关押着奴隶的牢房和牛栏都是在部落里的北面区域,可以说在此刻木屋区域就是一条防线,只要沈农等人能够将虫子阻挡住,不让它们穿过木屋区域到达黄丘部落的北面区域,那黄丘部落就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损失。

很快,所有的黄丘族人都拿着两根火把在虫群前面挥动了起来,众人站成一条直线的队列,就像是围墙一样的将所有进入黄丘部落的虫子都给阻隔在了木屋区域前面,让它们始终无法寸进。

但偶尔还是会有几只虫子闯过沈农等人组成的封锁线的,不过这一只两只的虫子却是不具备什么太大的威胁,就算是黄丘部落里的孩子都可以一脚踩死它们。

……

太阳开始落山,夕阳西下,天色渐渐昏暗。

沈农双臂发麻的将手中已经熄灭的火把丢到地上,整个人却是直接无力的软倒在了地上,口鼻一起大喘着气,神色看起来特别的疲惫。

在沈农身前不远处,是一大片堆起来足有半人高的黑色虫尸堆,这些黑色虫堆不停的在对外散发着白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焦臭味,闻着就让人感觉隐隐作呕。

不仅仅是沈农,此刻每一位守在战线上的黄丘族人身前都有一大片被活活烧死的黑色虫堆,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总共连在一起都堆积占据了整个黄丘部落近四分之一的土地,看起来视觉感特别震撼。

很多黄丘族人都是累的坐到了地上,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挥动了多少次火把,又挥熄灭了多少根火把,总之就是一直的挥动,直到敢靠上来的虫子都被烧死了才能罢休。

看着部落内的虫子都被烧死了,而南面围墙外却是没有再爬进来新的虫子,所有黄丘族人这才纷纷松了口气。

他们知道,这次的危机终于算是撑过去了。

深圳博爱美国3I种植牙
长春治疗牛皮癣的医院有哪些
贵州专业癫痫疾病医院
泉州治癫痫病费用
中山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