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鬼故事两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鬼    回家后,夜色已如泼了一层墨般漆黑。  夜深人静后,我总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登陆榕树下网站,看看当天的一些好文章。果然,有一篇文章叫

●鬼    回家后,夜色已如泼了一层墨般漆黑。  夜深人静后,我总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登陆榕树下网站,看看当天的一些好文章。果然,有一篇文章叫做《伯爵吸血鬼的千年狐妃》大大的吸引了我。中西合璧,想必味道不错。看了之后,真心佩服作者的奇思妙想。  但与此同时,这篇文章也勾起了我心中的她。她是我的同事,长相甜美,身材苗条。美中不足的是寡言少语,不善交谈。  打开QQ,发现她狐妃的头像亮着。我打了几个字过去:“雅妹,在吗?”  “她死了。”聊天框里猛然间出现几个大号、血红的字体,使得我打了一个激灵。  “呵呵。”对于她这种脾气,我也是见怪不怪。所以我在苦笑之余,玩味地道,“她死了,那你是谁?”  “我是李雅。”之后她那个狐妃的头像暗了下去,任凭我再如何轰炸聊天框,也没得到一个回复。  第二天上班后,在路径李雅的办公室时,我窥探了一下。人还没来!  然后就在我要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周围几个八卦姐又在叽叽喳喳。于是我又如平常一般百无聊赖地问:“今天又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吗?”  大眼妹向上推了一下黑框大眼镜,神神秘秘地道:“你不知道吗,雅妹死了?”  “什么?”我先是一惊,继而恢复常态,“少唬人,昨晚十点的时候我还跟她聊天了。”  大眼妹又推了一下黑眼镜,瞪大瞳孔道:“是真的。昨天警察封锁了我家小区前的那片榆树林子,封锁线前站着好多人,我便上前凑了凑热闹。结果就……就发现雅妹死在那儿,而且似乎身前受到了侵犯。”  听完大眼妹的叙述,我不由得脖颈发凉,问:“你几点回家的?”  “八点啊!”大眼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我失魂落魄的走进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道:“那昨晚十点与我恶作剧的是谁呢?”  桌上放着联想笔记本,我开机后先搜了一下本地新闻,果然发现了李雅死亡的报道。报道还附有图片,虽然打了马赛克,但通过服饰外形还可以分辨出来。我面如死灰地登陆QQ,狐妃依旧是暗的。我在聊天框里输下几个字:“不要拿死者开玩笑!”  ……  晚上回家,我例外的没有先去榕树下淘文章,而是先登录QQ。刚一登陆,右下角的头像就在闪烁,是李雅……的QQ号。  “我真的是李雅。”对方此刻正处于在线状态。  我冷笑地道:“少开这种玩笑。虽然我不是李雅的男朋友,但我是她的同事。我不允许在她死后,还有人在这胡言乱语。”  “我好感动哦!”大号血红的字迹,依旧摄魂。  “你感动个屁!”我没好气地道。  对方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接道:“我真的是李雅,不信你打开视频看看?”  这时候,我有些发懵,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很快一腔为同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豪情壮志就将我俘虏了。我重重的打下几个字:“好,我来开视频。”  “嘻嘻,你可不要害怕哦!”大号血红的字体,令人神经绷紧,不寒而栗。  哼!堂堂七尺男儿,会怕你一个混蛋。怀着这种心情,我义愤填庸地点击了聊天框上面的视频图标。  显示“正在连接……”  “哗啦——”视频一下连通,赫然出现在屏幕的是一个笑着的女子。而这女子……竟然……  真的是……李雅。  她笑着看着我,鹅蛋脸上的小酒窝极具诱惑人。  我此刻非但不害怕,反而兴奋地道:“你没死啊?我就说嘛,像你这种美丽纯洁的女孩子,自然有吉人相佑!”  “嘻嘻。”她没有说话,而是对着我笑。那两颗甜美的小虎牙似乎更尖了些,就像……就像狐狸的一样。  聊天框里,一句鲜红的字体再次如鬼魅般呈现出来:“你昨晚在看《伯爵吸血鬼的千年狐妃》,是么?”  我惊奇之余有些诧异,她怎么会知道我看了这篇文章。莫非她真的是……  我嘴角有些哆嗦地道:“……是啊!”并且努力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那我做狐妃,你做那个吸血鬼伯爵好吗?”鲜红的字体,就像是鲜血滴写而成。  “额呵呵……”面对这种脑残,我只有干笑的份。我一没钱,二没样,你图我个啥?也只有当成玩偶罢了。  “我说真的。”甜美的笑脸一直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慌。聊天框里,仍然不停有鲜红字迹出现:“你昨天下午要了人家,还说愿意跟我到任何地方。现在,有一个地方没有人打扰我们,你愿意陪我去吗?”  “胡说,我什么时候……要了你。”我实在没有印象。  “哼。”李雅委屈地皱了皱鼻子,又打出了几个字,“你掐着人家的脖子,喊我贱人,似乎是把人家当成了曾经的仇人。之后又把人家扔在那片树林,你不知道晚上好冷啊!”说着,视频那边做了一个发抖的动作。  听到这儿,我脑海中像扔进了一个炸弹,一片粉碎。  但就在我绞尽脑汁想是否有这么一回事的时候,屏幕中伸出了美玉精琢般的葱手。没错,是真的手!这双手,竟然活生生的从我电脑里面出来了。  我看着这双手冷汗直冒,屁股黏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任由它们按在了我的耳朵上。  这双手冰凉冰凉的。  我一声大叫,一把拔掉了电源插头。屏幕里的李雅发出一声怪叫,眼神怨恨地消失了。  我拍着胸脯大口地喘气,并自我安慰,道:“这是幻觉,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诡异的事。”  忐忑不安的心慢慢地平复了。我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的汗。但手指触碰鼻子的时候,明显地感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更要命的是,我原本耳朵的部位,不知道多了什么。而血液正好就是顺着这莫名其妙的东西往下流淌。  我急忙起身跑在镜子前一看,顿时傻眼!两耳里竟然插着两只缩小了的葱手。手自关节处断裂,森森的白骨暴露在空气中,血液恰巧经骨心流出。  我发了疯一般向外撕扯葱手。葱手并未如预想中撕扯不出来,而是轻轻松松被撕扯了出来。  但是,那蜷缩着的双手中,紧撰着一团白里透红的糊状体。  红的是血,白的是……是脑浆。    这篇文章到此结束!    点击了一下WORD字数统计,发现写了1950字。嗯,这是消停了叁个月后的一次小小的爆发。写这篇文章之前,看了一下狐狸少主的《伯爵吸血鬼的千年狐妃》,写的不错,推荐给大家。  呜呼!大晚上写字,背痛、腰酸,浑身不自在,但谁让我如此痴迷于文字呢!罢了罢了,喝一杯牛奶,休息吧!  我起身去卧室倒了杯牛奶,就在端起刚要喝的时候。突然空气中传来了一个声音:“给我喝好不好?”  “你……是谁?”我心想不会写小说写出幻觉了吧?  “我是你的狐妃雅妹啊,是你创造了我,怎么这么快忘记了。”声音如鬼魅传音般让人颤栗,“奴家还有你去做吸血鬼伯爵哩!嘻嘻!”  很快,我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而背后却像是有什么贴了上来,背脊汗毛根根竖起,汗如雨下。  一双无形的手,慢慢地抚摸上我的脸颊,在耳朵旁停了下来。  “啊啊啊……”我歇斯底里地吼叫了起来,但片刻声音就被堵在喉咙口发不出来了——因为那杯牛奶竟脱离开我的手,浮空朝我嘴中倾倒。  满嘴是血腥的味道!    ●深夜乘客    夜风习习,令人一阵舒心畅快。  出租车司机王勇,将两个野外探险家送到深山里以后,已是晚上九点左右。而在他回来的路上,他又碰到了一对父子。  爸爸体态魁梧,打着领带,一副大老板的派头;儿子英俊潇洒,笑容如沐浴春风。  这对父子要求王勇将他们送回城区。王勇那个高兴劲儿,正好自己回家,顺路载他们一程,横发一笔。  王勇调高了油门,一溜烟掀起了路上的尘土。  一路上只见路两侧的树林里,稀稀疏疏的遍布着几座坟头。老鸦在坟前的树上叽叽喳喳的鸣叫,叫得王勇心里一阵发毛。  忽然,王勇感到肩膀凉森森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吓得他差点将车开进沟里。他急忙刹住了。  “兄弟。”后座的那男人拍着他的肩,说:“前面有家农家野味餐厅,我们去品尝一下吧。”  王勇忐忑的心放了下来,笑说:“老板,你不说话突然拍我肩膀,吓了我一跳。”  王勇跟着这对父子,进了这家野味店。店主人是个长相还挺标致的女子,她正坐在店里打瞌睡。  男子点了爆炒鹌鹑,清炖野鸡,红烧野兔等农家野味,又要了几瓶烈酒,随后几人吃吃喝喝。  到了十一点的时候,王勇醉眼迷离,口齿不清的对那对父子说:“老板,该走了。”  那男子摇摇手,满嘴的酒气说:“你回吧,我和我儿子就在这里休息了,明早我们再回城。”  王勇一听,心中有些不悦,他们如果不回去,那钱不就泡汤了。  “给。”正当王勇生闷气的时候,那男子取出三百块,递给了他。王勇小心翼翼的接过钱,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口中连连说老板真是出手阔绰。临走前,那男子又让王勇将剩下的野味给家人带去,让家人也尝尝鲜。  王勇驾着车,口中吹着小调,一时间觉得春风得意。看着窗外向着自己车子鸣叫的老鸦,也顿觉似乎是黄鹂在啼鸣。  他回到家时,儿子还没睡觉,正在看午夜新闻。  “来,儿子。看,爸爸,给你带了什么?”他高兴地将装有野味的袋子放在桌上。  但儿子没有理会,他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电视里,传出某某某地出了车祸的新闻。  王勇转过身子,看了一眼,顿时心就提到嗓子眼了。电视机上面有一张全家福,这全家福里有三个人,正是今晚遇到的那对父子和那个野味店老板。  更令他惊异的是,播音员那段令他毛骨悚然的话:昨日中午时分,某地发生小汽车爆炸事件,警方在现场发现三具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焦尸。据目前调查可知死者系为某公司总经理及其家人,至于详细细节,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他颤抖着打开那袋野味,里面哪里是之前香馥馥的鹌鹑野鸡,尽是一些蛆虫蠕动的未知名腐肉。  王勇再也忍不住,张开嘴使劲的呕吐,酸水携带着未消化的残渣吐了一地。  儿子惊异地看着他,问:“爸爸,你怎么了?”  他刚要回答,突然又感到胸前传来撕心裂肺似的刺痛,那里装着钱包。他一把豁开衣服,只见三根干枯烧焦的断指像游蛇一样蠕动着,穿破钱包,刺进了他的胸膛。   共 368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
标签

上一页:不了情13

下一页:离园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