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法宝江山文学网1

2019/07/14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黑夜在天地之间游走,用它那双冰凉的大手撩拨着一缕缕空气,空气在它指间来回穿梭,被化作绺绺冰凉。树上的叶子早已被寒冷脱光。光着屁股的树,瑟缩着

黑夜在天地之间游走,用它那双冰凉的大手撩拨着一缕缕空气,空气在它指间来回穿梭,被化作绺绺冰凉。树上的叶子早已被寒冷脱光。光着屁股的树,瑟缩着头颅的树枝,伴着“静苑”公寓楼三单元透出的微弱灯光,互相在诉着苦。枯树的孤影投在那栖息在地上的一片幢幢灯影中,张牙舞爪,好不狰狞!这会儿很晚了,外面静的可怕。刘总的妻子早就睡下了,他却还在客厅里那两盏作装饰用的色彩绚丽的壁灯的灯光暗影里踱来踱去,毛头棉鞋拖拉着地面发出“沙沙”的响声。他脑子“嗡嗡”了一个下午,像是一个迷途的小蜜蜂钻进去一样,这会儿丝毫没有睡意。他那宽大肥厚的手别在身后,两根比火腿肠还粗的雍容华贵的大拇指在相互“勾结”着,忽而又使劲地扯着背后的衣服,衣服被“火腿肠”扯得“哗啦哗啦”作响。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滋味,道不出的苦痛,脸上的肌肉蹙缩着,平日那张胖大的脸现在像刀削的一样,绷得板板整整。一绺空气一个不小心被同伴从窗外挤了进来,感受到屋里空气大军的慌乱,再抬头瞥了一眼刘总脸上那因生气泛起的怒容,骇的又立刻从窗缝中钻了出去。  “这小子,究竟使用了什么法宝?”  刘总边踱着步子边在嘴里小声嘀咕着。平日里轻易不会爬上面庞的皱纹,这会儿不知怎的也肆无忌惮起来,往脸上放肆地爬了几许。脖子上那青青的血管在不停地蠕动,像几只刚从地里掘出来的蚯蚓一样。他在嘴上自言自语嘀咕了半天,思维在大脑中飞跃了几个世纪,却怎么也没有搜索到自己所说的“法宝”,不禁又暗自伤神起来。今天上午的后勤集团“学期总结大会”着实让他丢尽了面子,而王总却出尽了风头,赢得了一片又一片的掌声与喝彩。  “王肃南同志,本学期首次担任后勤集团副总经理,尽职尽责,把一切都管理得井井有条。他所负责经营的几家校企的营业额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并且他所管理的学校两个餐厅的营业额在几个餐厅中综和,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他!”  刘总眼前又浮现了后勤集团董事长齐诺涵站在台上,笑容满面,如沐春风,滔滔不绝的样子。今天上午的大会是由“河南大学联盟”成员河南人才大学后勤集团举办的。“河南大学联盟”由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以及河南师范大学、河南理工大学、河南人才大学等几所国内二本学校联合组成,它的性质跟美国“常春藤”高校联盟有点相似,面向全世界招生,跟“常春藤”高校联盟不一样的是其性质属于公立大学。河南人才大学校区设在河南,占地8000亩,风景优美设施齐全,全部是按照国际大学的标准建立。学校还拥有众多的校级企业,校内建有四幢分上下三层的餐厅,学校对餐厅质量管理要求很高,由后勤集团总经理余麒麟亲自负责,由于余总经理要管理众多的校企,他便和后勤集团董事长齐诺涵商议把四个餐厅分别交由两个副总经理全权负责,每学期进行一次综合评比,有了“综合评比”这跟鞭子在后面鞭策,定可以促进餐厅经营管理质量的提高,不至于向以前那么松散,同时也为学生创造一个更好的饮食环境。副总经理的职位有两个,上一任却留下一个空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便只有刘总一人担任副总经理,王肃南是董事长推荐的新人。  今天上午的总结大会每学期举行一次,由于后勤的工作关系着学校的发展,后勤集团董事长还邀请了校长周丰和党委书记王安出席了会议。他亲自主持会议,首先对后勤集团员工这一学期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和做出的贡献给与高度肯定和赞扬,接着便出现了上面对王总的高度赞扬的场面,然后他亲自为王肃南颁发了后勤设置的“特别奖金”。  刘总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仔细想想也是,往往每个学期结束的时候,那时没人和他竞争,站在主席台上接受表扬和赞叹的一定是他这个老将领。主席台上面的校长和校级领导都是他的老熟人,往学期和他们亲切握手的情景故意的争先恐后地往他脑海里拥挤而来。是的,他是个老将领,作为一个“老姜”,那些本该属于他的荣誉却被王肃南“夺”走了,真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王总岂能甘心啊!后勤集团董事长在会上却也简单提了一句刘总,赞扬他领导的部分校企还经营得不错,可是这个大会几乎就是为“餐厅表彰”而设而不是像往年一样侧重于校企。他当初只能一个劲地陪着大家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脸上的肥肉在互相殴着架,这么冷的天滴滴小汗珠却沿着脸上的“山坳”往下汇合着。大会结束了,一个学期也随之告一段落,刘总中午一口香饭也没有扒到肚子里面去,整个下午也是茶不思,晚上还是饭不想。这不,妻子早就睡了,但却还在这里踱着步子。心里还在嚼着伤心草,越嚼越苦,越嚼越不是滋味。刘总一定在心里暗暗地训斥着自己呢:都怪自己当初掉以轻心,一方面没有想到王肃南这个年轻人能有这么大的魄力;另一方是自己太骄傲,心想着管理这几年校企还管理不好这两个餐厅,自己经营的餐厅定不会落后于他。刘总还是不相心王肃南有这么大的能耐。“他究竟使用了什么法宝呢?”刘总在心里冥思苦索,思维转动的速度打破了历史记录,心灵感应的速率也突破了吉尼斯。  他终于累了,大脑乱哄哄的,熄了灯,一下子砸到床上,把妻子吓了一跳。刚躺下却感觉还是难以入睡,瞪着眼睛依然想着白天的种种不开心,心里总会有一个声音在质问“这小子究竟用了什么法宝呢?”大脑中依然在思索着,思索着…它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刘总想的不只那些,他还有一个梦想!俗话说:“五十而知天命”,刘总今年已经五十二了,对自己一生的命运亦是掌握的八九不离十。他认为他的一生也就这么大作为了,剩下的这几年还想享受一下当总经理的滋味,这一生的奋斗总跟着个“副”字挂钩。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虽然他已是副总经理,这个让众人羡慕不得了的职位。老朋友余麒麟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他只想等老友退休后捡着他的总经理职位来坐坐两年。可是半路上来了王肃南这个“程咬金”。刘总心里明白的很自己一直在叫他“小子”,那时因为他资历比较低而已,如果接下来的日子他的作为越来越大,那么自己总经理的位子就不保了,说不定会被王肃南抢走。  “恭喜刘总,贺喜刘总,恭喜您老荣升总经理一职,以后还望您多多关照!”后勤集团的某个部门的领导正向刘总道喜,后勤集团董事长还有校级领导站在一旁笑眯眯的,个个面带微笑.刘总睡着了,脸上终于挂上了一丝微笑。  突然间一个人撬开了他家的门,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悄悄地走到他的床前,他看到了却怎么也动不了,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他只能睁着恐惧的眼,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年轻人的尖刀往自己身上一阵乱捅,他看清楚了,原来是王肃南,就是王肃南!他用力护着自己的心脏却还是被他捅到了,他大口地穿着粗气,血水顺着他的嘴角一起往外狰狞地流,断了线的红珍珠变得可怕起来,再也不是平时那可爱的珍珠。  “刘俊,起床了!该吃饭了,上午九点不是还有一个会议吗?”  刘总的妻子今年也五十岁了这一辈子没有吃过什么苦,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现在还喜欢追求时尚,大清早起来不出门也擦了淡淡的妆。妻子那和蔼可亲而又不乏活力的声音穿透了厨房,又从卧室的门缝挤进去直至钻进刘总肥胖的耳朵。刘总隐隐约约感到一股血也冲进耳膜,血在他耳朵里面尖叫,血的压力不断冲击着他,耳朵在震动。“腾”的一声,刘总从床上弹了起来,一只手还在反反复复地摸着自己的耳朵,却一点血渍也没发现。嘴角上还挂着一丝恐惧,汗水又顺着“山坳”流了起来,他满脸心有余悸的样子。不久“山坳”里的大流水被几缕皱纹和几根微微竖起来的汗毛取代了。想起梦中那快乐时刻,隐隐约约记得许多人的笑容,可转眼之间又都消失的无影无终,然后那小子…他越想越感到可怕,再往后回想时只觉得大脑昏昏沉沉,像被别人从后面敲了一闷棍。他起身拉开窗帘企图呼吸一下窗外的新鲜空气。冬天冷冷的雾气像蛇一样贴着地面游走,地面上撒了一层白白的霜,瘦骨嶙峋的老树枝在树上瑟瑟抖动着,刘总对着树枝眨眨眼睛,又在屋里活动活动了精骨。他刚坐到床上,准备喘口气,一大群冷空气分子趁此机会疯狂的向屋子里进攻,刘总迅速走向窗户准备拉上窗帘,突然间瞥见了屋后不远出的滨湖小区他的老友余麒麟家门口停了辆黑色轿车,他不由得眼神跟着雾气游动到车旁边。  “广州本田,豫A60F07?嗯!这不是那小子的车吗?他一大早跑到老余家里去干吗?难道…”  刘总心里充满疑惑,可又不敢轻易下结论。他眉头紧皱,大脑又开始疯狂地转着圈,工作起来那是拼命地转动啊,一般人可没有这好的脑子。只不过机器过度运转还会累垮呢,何况他是一个脑子。可是他转身一想:不对,不可能!余麒麟是自己多年的老友,两人互相敬重,自己和老余从来没有闹过什么别扭,也没有暗地里对付过他,无论自己干什么,他从来也没有反对过啊!刘总心里越想越不对劲!不断地用手去挠着他那稀疏的毛发,越抓越乱。  “难道他背叛老朋友了?”他自言自语,把自己也吓着了。  昨天上午和下午已经两顿饭没有吃好了,这回肚子饿的“咕噜噜”  直叫,顾不上那么多了,看着黑色本田缓缓驶走,他狼吞虎咽了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粥,没顾得上吃妻子给自己做的蛋炒饭便匆匆忙忙往楼下冲去,还没跑到楼下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又慌慌忙忙折回去。他迅速从柜子里抽出了两条“小熊猫”塞进一个红色的礼品袋又穿梭了出去。刚走了几步,还觉得不对劲,便跑回去把礼物扔进了沙发,总觉的这样还是不妥。妻子在后边被他整得“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叫着叫着他已经跑到楼下,嘴里还在嘀咕着:“我这究竟干的什么事哦!”静苑小区和滨湖花园中间的小道早被学校封住了,防止学生在教师公寓带乱窜。刘总必须从家门口的左前方绕过去,再从不远处留的一条过道通过。道路两旁的草只剩下惨败的茎,萎缩着枯死的头,寒霜撒在上面更显凄凉。刘总心里不禁也萧瑟起来,冻得他瑟瑟发抖。  一股冷空气大军又呼啸而过,他不禁打了几个冷寒战!  轻轻叩响了余麒麟家的房门,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给他开了门。不觉间他心里一点慌张,心里像有一只兔子在乱撞,撞得他找不到东西南北,脚也不知往哪放,手也不知道往哪揣了一样,他也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来余总家里心跳过了。  “嫂子!”  他还是亲切地叫了一句。余总他俩是多年的好友,总喜欢以兄弟相称。每次进门余总的妻子替他开门他都会亲切地叫一句“嫂子”。今天就是余总的妻子也有点惊讶,他来这里确实是家常便饭,可是头一次是大清早就跑过来了,脸上还带着慌张的表情。余总的妻子连忙把他拉到沙发里坐了下来,屋里的空调暖气一起扑过来让他感觉到阵阵温暖。余总从里屋走出来看到他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走上去就往他肩上擂了一拳。余总今年58岁,还有两年就该退修了,他脸上虽然被岁月无情地雕刻了一丝又一丝的皱纹,但是脸还微微显得白净,看起来是那么和蔼可亲而又充满气质。  因为自己的老朋友坐在把交椅上,刘总从来没有对总经理的位置有过非分之想,这便是他这人够义气的地方。他只想等着自己的老朋友退休,由他安安顿顿地享受两年当总经理的感觉,然后退休就无牵无挂了,自己的梦想也就实现了。  “余哥,早上我从前边看到王肃南的车停在门口,他来干什么呢?”话一出口,刘总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  “你说他啊,他说今天上午的会议他就不去了,他有一件事要办,来跟我请个假!他让我关于新学期的餐厅管理随便安排,他服从安排,表示随便哪个餐厅他都愿意管理。”余总边说嘴上还露出赞许的笑容。  “小王这个人真不错,谈笑风趣,容易相处,还有能力,刚刚上任便把餐厅打理得井井有条,他管理的两个餐厅得到学生的一致好评。”余总嘴里接着又蹦出一串串褒奖。刘总在一旁心里却越听越不是滋味,总感觉有一根针不断地往他胸口刺来刺去,总想把头往下低。他心里终于按捺不住了,心里集聚的所有不快都被他一股气的倾泻出来。他平时没什么好朋友,就余总这一个真正的朋友,自己能爬到副总经理的位置也全靠他帮助。  “余哥,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不是我刘俊太功利,一心一意想抓住一个名誉不放。我也年过半百了,你看看昨天的大会,我不是想跟他抢名争利,不至于!你看看我这张老脸还往哪儿放,往哪放?”刘总失去了往日的风度,像打机关枪一样“突突突”把心里的话都打出去了。  “刘俊,你也别放心上,王肃南是董事长一手提拔的,当初征求了一下我的意见。当初还有那么多人反对,你不也是吗?董事长看到他一手提拔的人没有让大家失望,反而一上任就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昨天在主持大会时是稍微带了点个人情绪嘛!这是他的不对,别放心上嘛!”看到自己的朋友说的很沮丧,余总把他好好安慰了一番。   共 888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引发阴茎结核的原因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http://kmdx.qm120.com/lj611/
癫痫病常见的症状表现有哪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