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如不见不如不念

2019/07/13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以前的我始终都在坚信:遇到的每一个人,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必然有它的道理。至于是什么道理,我至今还是没有参悟。如果早知道会遇见他,我倒是&ld

以前的我始终都在坚信:遇到的每一个人,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必然有它的道理。至于是什么道理,我至今还是没有参悟。如果早知道会遇见他,我倒是“不如不见,不如不念”。

当年学车的时候,认识了一位车友,他长得高高瘦瘦,而且有点黑,所以大家都称他为”瘦柴“。瘦柴已经准备考科三了,而我才刚刚练习科二。那天,我在练习”倒车入库“,可是怎么倒都压线,我被教练喷得一无是处,这时一位高高瘦瘦的男人走了过来,二话没说就上了副驾驶,我有点发愣,因为我压根不认识他,显得很是尴尬,继续练习也不是,下车也不是。他看了一下我,然后说道:你现在先把车拉直了,然后这样才好倒。我应了一声,便照着他的说法做了。他教得很耐心,似乎把话说了一遍又一遍,说到他口舌都干了,我也总算不压线了。我开心地笑了笑,望着他说了声谢谢。他黝黑的脸上都是汗水,看着我笑他也傻傻地跟着笑了。后来,和他聊天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开车有些年头了,就是一直没有考驾照,后来看着形势不对,觉得还是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所以才来报考了。我惊讶地看着他,说:你这么多年都是无牌驾驶的?他嘿嘿笑了一下,说:以前我都是呆在山里,那里的人哪里会查你有没有驾照啊!我思索了一下,说:那倒是。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他的左手上居然有个纹身,还有他的谈吐,似乎有点瘪子的气息,便对他有点戒备,说得话题也就不痛不痒。

第二天,我来到教练场,发现就只有我一个学员,我有点庆幸,来得早车就可以随意自己练了。因为教练教完那些技巧后就不会管你了,接下来他就只管喝他的茶,聊他的天,你就自己上车找感觉了。我继续练习着倒车,想着瘦柴那天教我的方法,自己结合了一下感觉,没想到很多次都可以倒进去,而且倒得很是不错了。我满意地下了车打算休息,一眼便看到瘦柴向我走来。他边走边拉着他那低沉地嗓音:哟哟,小妹妹,倒车练得不错,看来又有一位女司机诞生了!突如其来的赞美,我有点尴尬:哪里哪里,是车神你教得不错!我走到一张藤椅上坐了下来,瘦柴便随着我坐下了。我背靠着藤椅,看着远处的鱼塘和养猪场,享受着微风带来的凉意,那树上的嫩芽子稀稀落落地随风跌落在我的身上,我轻轻闭上眼睛,对瘦柴说:真舒服,坐在这里像度假一般,教练真会享受。瘦柴也瘫坐着,说:是啊,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感觉。过了一会,瘦柴突然开口说:小妹妹,我做你大哥可以不?我被那莫名其妙的问题搞得不知所措,心想,想搭讪妹子还用这么老套的法子,有企图。我有点犹豫,他似乎看出来了,连忙解释到:不要误会,我是真的想认你做妹子,没有其他非分之想。我有点不敢相信,次有这样的男人出来就认你做妹妹,而不是想通过“哥哥”这个身份让这份兄妹情得到升华?他继续说到:你和我的妹妹真的好像。“喔?”我继续问道:哪里像?他闭着眼,平静地说着:她也像你一样笨,可是却不放弃。我听了,顿时火冒三丈,“什么?一样笨?你是说我笨,所以就认我做妹妹?”他很显然被我这疯狂的举动和泼妇般的叫声惊醒了,连忙安抚:我的好妹妹,别生气,你没听出我是在称赞你么?“称赞?什么嘛,明明就是骂我笨,我不答应。”我语气坚决,死活不认他。他依然好言相劝,还装萌讨我欢喜,说以后中午的饭都他包了。我可是一个标准的吃货,听到没用钱有得吃,便有点动摇,说到:那好,以后看你表现!他连声应和:好,有大哥在,你的饭我全包!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还真的有点贪小便宜,一张长期饭票就把自己的戒备心都卖了,把他的纹身的事情都忘记了,不过在以后的相处中,我渐渐发现瘦柴真的是一个不可貌相的人,人长得瘪子,说话也不文雅,却是个好人,为人仗义。

瘦柴是个地地道道的“土豪”,他有一个养猪场和几亩鱼塘,而且他很是有生意头脑,他的养殖场一点都不像我想象中的样子。那可是一个“世外桃源”,他在鱼塘的周围建了猪场,而且猪场很是干净,有专人养殖,还放着旋律柔和的音乐。他说放点音乐让猪也陶冶性情,就不会脾气暴躁爱打架了,这点想法我倒是很赞同他的。他有一个鱼塘是专门开放别人来垂钓的,还重金弄了垂钓台,旁边有一些石台石椅供人烧烤打火锅,还有亭台小阁供人休息,周围还有果园、菜园、养鸡场......还真的有点应有尽有的感觉。瘦柴带着我参观他的养殖基地,全身毫不散发出自豪感。

当时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瘦柴就建议我留在他的养殖场吃饭,不过要自己动手。我瞥了他一眼:说好的包饭呢?看来还是要付出体力的。瘦柴用手弹了一下我的脑袋,说:伟大的毛主席都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是是是,毛主席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听吗?”他给了我一把钓鱼的杆,让我去弄一条鱼上来,说是给我做糖醋鱼。谁叫我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软呢?只好乖乖去做“姜太公”了。

正当我在等鱼上钩时,瘦柴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突然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这鱼塘我为你承包了!“啥?”我猛地站了起来,可怎料到有鱼上钩了,我手里拿着的鱼竿被突如其来的力量一拉,脚一滑,“咚”掉进了鱼塘。我本能地屏蔽了呼吸,感觉没多久就被拉上来了。上岸后,我有点懵,耳朵似乎还在流着水,嗡嗡听不太清楚,身体猛地被瘦柴抱住,他似乎在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然后又松开我,围着我转了几圈,确认一下我有没有受伤。我被搞点有点懵,开口就说了一句:我想换件衣服,这塘水好腥!瘦柴愣了一下,把我带到他在养殖场的住处,那是几个集装箱组合的小房子。他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和一条短裤给我便出去了,我洗了个澡,换上了他的衣服,感觉很是奇怪,他的衣服很长,我穿着像是小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我换好便走了出去,瘦柴看到我这个样子,哈哈大笑起来,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追随着我身后解释到:别生气,我是开玩笑的,还想到你反应那么大,对不起,原谅我一次吧!对于他的话,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倒是一股香味把我全身的味蕾都刺激了,我看着那一桌的饭菜,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瘦柴赶紧给我搬来椅子,说:趁你洗澡的时间做的!我拍了拍瘦柴的肩旁说:没事,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你!现在可以吃了吗?瘦柴白了我一眼,说:吃吃吃,都是给你做的!我得到批准后,肆无忌惮地吃了起来,边吃边对瘦柴说:大哥,你做菜真的太好吃了,这鱼炸得真的酥脆酥脆,简直让人垂延三尺!瘦柴叹了一口气:你不把你这个贪吃的弱点藏一下,很容易被人卖掉的!我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我这种人,卖给谁谁吃亏,他养得起我吗?瘦柴嘿嘿笑了一下:那倒是!

那天,我在瘦柴的养殖场玩得很开心,自己吃饱喝足还不忘顺手带了一些回家,用瘦柴的话就是:我简直是个吃了葡萄还不吐葡萄籽的”土匪“。我这个人,真的有得吃有得玩,老是把重要的事情给抛诸脑后,例如:瘦柴对我的感觉真的只是妹妹?

自打和瘦柴结拜成“兄妹”,我经常都会去他的养殖场玩,他把我上次落水的地方加上了护栏,说防止我这只贪吃的猪自个滚下去。我也没把他的话放心上,有空就到他那享受着“退休”生活,他对我依旧地好,管吃管喝的。有一次,我终于发现瘦柴手臂上的纹身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名字:李蕊心,当时我还打趣道:呦呦,看不出大哥是个性情中人啊,这是女朋友的名字?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提起过嫂子啊?他有点沉默,带着我穿过了一片芭蕉地,来到一个坟墓前。我有点惊悚,看着碑上的文字:爱女李蕊心之墓。啥?大哥,你有女儿?我轻轻地在瘦柴耳边问道,似乎怕惊到地下的亡灵。瘦柴一听,用力弹了一下我的脑袋:什么女儿,那是我的妹妹!原本沉默的他估计那时候真的被我那智商气死。“喔,原来是你妹妹啊!”瘦柴点了一根烟,和我说起了那一桩往事。

瘦柴比他的亲妹妹大六岁,从小就很疼她,妹妹也是很黏瘦柴的。那年瘦柴承包了养猪场和鱼塘,每天忙得都没有时间吃饭,蕊心就每天都从家里带饭给他。没想到有一次下暴雨,养殖场被淹了,瘦柴和其他员工都忙着把猪往山上赶,而蕊心也过去帮忙,谁知道有两头猪打起架来,蕊心想用棍子把他们拦开,结果被推落到鱼塘里了,当时下着暴雨,水位已经很高了,而瘦柴他们距离蕊心的位置有点远,当救起时蕊心已经没有了呼吸。这件事是瘦柴一生的痛,他当时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谁劝也不听,直到父母双双跪倒在他的跟前,他才清醒过来。他把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她去的那年刚好16岁,你不会介意吧?“介意什么呢?”“介意我认你做妹妹!”我看着墓碑沉默了一下,笑道:说不定就是她派我来拯救你的呢?

和瘦柴一起,感觉很轻松很自在,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那种有兄长保护的安全感真的让我有点依恋。他老是一有空就带我去吃河鲜、海鲜的,总之哪里有好吃的都会有我的身影。朋友有时会取笑他,对我真的只是兄妹之情?他也只是笑笑,我也从来不去想这些,觉得这样挺好的就够了。有一天,瘦柴问我:我有点不想做你的哥哥了,能不能换个身份?我装傻笑了一下,说:可是我只想当妹妹,可不想当姐姐啊!自从瘦柴说出了那话,我对他有点回避,有些事情,不揭穿还是可以继续彼此装傻,当捅破了那层纸,也就只能产生隔阂。好几次瘦柴约我,我都以公司要加班打发他了,因为我还不清楚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是爱上了?还是只是依恋呢?

有时候,命运总是会和你开着不同的玩笑,也从来都不会等你做出决定,就告诉你下个更残酷的现实。

那晚,我在床上看书,突然接到瘦柴的电话,他的嗓音很是低沉,仿佛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喉咙似乎在梗咽着:小妹,如果我当初不是认你做妹妹了,你会喜欢我吗?我脑袋一片空白,回答道:大哥,你说什么呢?糊涂了吧?喝酒了?他没有回答我,不一会耳边就只剩下“嘟嘟”的电话声。那晚,我彻夜未眠,反复想着他的话,想着他是不是生气了,心里还想着要不趁着明天休息,去哄哄他。

结果,第二天我却收到了他朋友发给我的微信:芈馨,瘦柴昨晚跟车去广西,车侧翻了,司机和瘦柴,连同一车的猪都掉下山了,瘦柴去世了,你要到医院送送他?看着那短短的几句话,我的心仿佛被重重地击落在地上,我以为我从来没有爱上过瘦柴,此刻那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刺痛,提醒着我,我爱上了他。爱得是那么地撕心裂肺,房间里的每一寸空气都瞬间地凝固,压迫着我喘不过气来。那一夜的通话,却是我们阴阳两隔。我无法想象你那晚是多么地痛,用尽一生的力气向我告白,而我是那么地儿戏让你在一刻凉透全身。我疯狂地抽着自己耳光像当初的你。

瘦柴走了,带着对我的爱一起走了,而我,带着对他满腔的思念活着,每当想起,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地疼痛。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瘦柴,我愿我们不如不见,不如不念!

患上前列腺钙化如何医治见效快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好的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天使不在

下一页:淡对人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