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素鸿悲歌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一》  炎黄联盟的婚礼盛典隆重开始。几十声礼炮声在空气里回荡。几十个部落欢聚一堂,欢欣起舞,笑声、斧罄声、银铃声、歌声等各样声音在草地上空

《一》  炎黄联盟的婚礼盛典隆重开始。几十声礼炮声在空气里回荡。几十个部落欢聚一堂,欢欣起舞,笑声、斧罄声、银铃声、歌声等各样声音在草地上空酝酿,在几十名舞女翩翩起舞,彩袖缝间莲花指释放着音符;戴着各种怪兽面具的各部落里来的男人们混杂在舞女们中间蹦蹦跳跳的,脚尖踩着点点鼓声,很有节奏的。  新娘是轩辕黄帝的妹子,名叫素娥,引人注目。她长得非常美丽,一身肌肤洁白如雪,品莹如玉,润滑如脂,那一双似眯非眯的眼睛逐渐妩媚亮灼,由氤氲出满脸暗红的桃色,转动起来的很刺激人,勾勒起人的心魄,目光在散发着令人心颤的魅力,青春的激情如水在这眼神中水波荡漾,扑闪扑闪地向你的眼睛里荡过来,震撼得你的热血沸腾,勾着魂儿醉了痴了。   素娥是鼓瑟的高手,每当她在都广之野,伸出她那一双纤纤玉手,鼓起五十弦的瑟,为大伙伴奏着舞步。她拿手的五十弦的瑟鼓得十分娴熟。是时天空里,那飞翔的鸾鸟会不由自主地随瑟声上下起舞鸣唱;枝头的凤凰会情不自禁地翩翩起舞,展开她高贵的翅膀;灵寿之树也纷纷绽开了花朵。千年的铁树都发出了嫩芽,晶亮的雨露在上面跳舞。  在这炎黄联盟的婚礼盛典上,吸引人的是新娘素娥和新郎官大鸿。新郎官大鸿是炎帝手下的大臣大鸿。大鸿英武勇敢,英俊洒脱。黄帝和炎帝为素娥和大鸿举行隆重的婚礼。黄帝和炎帝都很重视:为素娥和大鸿举行隆重的婚礼是炎黄盛典上的一个大手笔,是十分得意的杰作。  炎黄部落相距不远,两部落之间相隔着一座嶓冢山,黄帝部落在嶓冢山的东边,炎帝部落在嶓冢山的西南面。嶓冢山上长满梽树,栗树,榆树,栎树,椂树,莽莽山峰如虬枝一般,清澈的漾水从嶓冢山西南的衣襟皱缝间流淌出来,白晃晃的如千万面明镜闪耀,蜿蜒向西拐了个弯,又往南流去,挤入另一座山的怀抱;漾水一路上白浪翻腾,银花玉蕊,晶莹温润,有时如洪涛倾注,有时如细雨潇潇,有时如冰弦低语,穿越层峦叠翠,碧坡绿沟,河水转向西南,两岸坦荡如砥长满茫茫芦苇林,叶子斜向上,顶端微微弯曲,长着雪一样白的穗子,随风摇曳,远远望去白茫茫的看不到边际。   两岸水草肥美,卤浆纵多,苜蓿鲜嫩,土宜产牧,牛马衔尾,群羊塞道;蒹葭夹河,雪穗无垠,蜂舞蝶阵,鸟鸣燕翔;微风吹拂,芦苇像波涛一样汹涌而过,风过后,芦苇又浮起来;风爽爽的,挺舒服的,吹在人脸上酥酥的。远处的马群在河滩上追逐着,嘶鸣着;牧马人骑着马甩着鞭山响。   大鸿和素娥婚后夫妻二人恩恩爱爱,和睦美满。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大鸿带着素娥骑着马来到风光秀美的漾水畔,游玩欣赏两岸的绮丽风光,看紫色的苜蓿地里的马儿蹦跑;躺卧在苜蓿花丛里,看见飞舞的彩蝶飞过,爬起来嬉笑着去追逐;在月明星稀、清风徐拂的夜晚,二人坐在蒹葭林里,赏月亮,看星云,有时素娥为大鸿鼓瑟、吟唱,表述心中的爱慕之情。他俩都认为他们俩是天上人间幸福的情侣。淑女以配君子,爱在淑贤,不淫其色,惜恋窈窕,渴思贤才,而二人均无伤善之心,郎才女貌,就像关关鸣叫的雎鸠鸟。   两人经常涉过河道,到河道中央的沙滩上玩耍,那里的蒹葭林比其他地方的茂盛,那儿有棵小树,就是他们常去的地方。蒹葭林里不时传来关关的鸣叫声,不远处的蒹葭丛透露出雎鸠双双起飞的影子。素娥和大鸿有时坐在沙滩上,说悄悄话,有时躺在沙滩上软绵绵的,舒服极了,有时在沙滩上、蒹葭丛里追逐戏玩。他们躺倒在小树下,仰面看着流云,有时飞来两只雎鸠站在树上鸣叫。雎鸠鸟也叫王雎,喜欢吃小鱼,常生活在水边;身子下体呈黑色,羽毛黑色而带紫色光泽,十分好看。两只雎鸠尾巴一翘一翘的,身子靠着相互偎依,面对面的关关的叫唤,似乎在对话。素娥不由得慢慢靠过来,偎在大鸿的身旁……  几千年来,厄洛斯之箭富有旺盛的生命力穿透了多少人的胸膛,停留在他们的心脏里发酵,一天天长大,在绿色里茁壮成长,匣剑不知何时踊跃,闪烁的明灯被帷幕遮住岁月的光影,其实已在蒹葭丛里霍霍有声。  《二》  可是好景不长,炎黄联盟破裂了,黄帝和炎帝之间的一场大战终于爆发了。大鸿作为炎帝的得力大将,当然要跟随炎帝出征嶓冢山以东。  “镗,镗──镗!”出征的战鼓擂得山响,山谷里大风飒飒作响,把鼓声传到弥漫的阴云里去了,似乎在云层里面酝酿着风暴和雷霆。天下起了小雨,兵士们在雨里跃舞着兵器在操练。  大鸿临分别前和素娥紧紧拥抱在一起,难舍难分。  素娥泪流满面地嘱咐大鸿:“战争凶险,刀剑无情,你要小心谨慎。我等着你,凯旋归来。”  “战场上刀剑无情,锋刃无眼,遇到哥哥你要小心谨慎,不要鲁撞。他是我哥哥呀。”  大鸿答应了:“你在家要多多保重,勿以我为念。”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与子偕老!生不相处,死则同穴,有如皦日!”素娥的脸上泪水和雨水流在一起。  大鸿跟随炎帝一去三年不回,素娥日夜思念着自己的丈夫。部落每天分给她的肉食果子什么的,她总留着些,想等大鸿回来让他吃。晚上总做噩梦,她常常从梦中惊醒,呆坐着说胡话:“这一仗败了,大鸿叫哥哥给杀了。”只有一次的梦她很满意,她正在梳着自己黑油油的头发,大鸿走来,悄悄地站在她身后,看着这个山花一样好看的姑娘,眼里充满了柔情……素娥提着竹篮在山上摘野果,“噢!嗨!”远远的平原上传来了大鸿粗犷的声音……他们又结婚了。大鸿走在男人的前边,蛮精神的,咧着大嘴巴笑。素娥和姐妹们端着烤肉和玄酒欢笑着迎接……她和大鸿手拉手在一个满是鲜花的山坡上走呀,飞跑呀……素娥日思夜想,只盼着战争早日结束,使漾水两岸的人都能过上安宁日子,也盼着大鸿早日回来团聚。她盼呀,想呀,不知流了多少相思泪。  大鸿去了,素娥的心也跟随着大鸿上了战场。白天,她抚摸着大鸿的衣物用具,思念着大鸿现在不知怎么样了?夜晚,她不是梦见大鸿在沙场上拼力厮杀,就是梦见大鸿身负重伤,浑身流血这时,她就会失声痛哭,从噩梦中醒过来,浑身冷汗如雨。  素娥如果太愁苦的时候,她就来到山林之中,在她和大鸿常行常坐的地方.弹起她心爱的琴。这时,树林静止,河水不流,飞鸟不起,猛兽不动,似都沉浸、凝固在素娥思念大鸿的乐曲之中。她的十个指头拂动琴弦,顫动的音符从柔软的指尖流动出来,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就是大鸿的摸样:穿着用洁白丝线细密缝制的羔羊裘衣,满面笑吟吟的。远处的蒹葭摇曳着,如飞絮似乎有些泛黄,素娥心想就像她愁苦易老的黛蛾,爬上额头的皱纹;她觉得琴声飘上她的脸面,拂动她的头发,鼻子孔里酸酸的发痒,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十个手指头一下子错了位,琴声就停了下来。素娥抬起头来远望,她知道“打喷嚏,有人想”的俗语,眼睛不知何时就雾濛濛的,心里不由得伤楚起来,一把扔掉琴,双手捂住眼睛埋头嚎哭起来……  《三》  素娥不知道经过了几年时间,双方的恶战终于结束。炎帝被战败了,向黄帝降服称臣谪发南蛮驻守去了。  素娥的哥哥黄帝用三年时间定叛乱,率领八方鬼神、天兵天将班师回朝喜讯传来,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素娥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她深信大鸿一定归顺在哥哥黄帝的麾下。炎帝的手下大多数都归顺了黄帝,只有少数人仍在零星抵抗。她梳洗打扮,换上喜爱的衣裙、头饰,隐瞒三年相思之苦,去迎接哥哥的到来和大鸿的归来。  她相信哥哥不会杀了大鸿,她就要和她心爱的大鸿相见了。她发誓,今后再也不和大鸿分开了;大鸿要是再上战场.她就和他一起去。她再也不承受相思之苦。素娥那能知道权力的争斗是残酷的,骨肉情伦往往降到次要的地位,人的情感都要让路权利的争夺。  黄帝的胜利大军浩浩荡荡走来,熊、罴、貔、貅、豸区、虎在前面开路,风伯雨师随后吹风洒雨,清扫大道,黄帝威武地坐在车上,车由毕方鸟驾御,大象拉着,六条蛟龙在车后护卫,蛟龙后面是四方鬼神,是精神抖擞的大队士兵。分别多年的亲人相见了,他们拉手、拥抱,激动得又哭又笑。这一天总算盼到了!  黄帝骑在高头大马上气宇轩昂,很多士兵扛着金戈、金斧,握着金刀,神气十足。素娥挤在欢迎的人群里,急切地在队伍中搜寻着大鸿……连风后、力牧、应龙都回来了。  她见过哥哥,惟独不见大鸿。素娥急了,发了疯一样,拦住黄帝,问:“哥哥,大鸿呢?大鸿哪里去了?你把他杀啦?”  素娥对哥哥竭斯底里地说:“我对大鸿说过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与子偕老!生不相处,死则同穴,有如皦日!”  《四》  黄帝低下头,停了一下说:“大鸿到别的地方执行任务去了,后边就回来。”但是素娥的心却忍不住扑扑地跳,她隐约觉得哥哥在骗她。  原来大鸿跟随炎帝去作战,一直十分勇敢,每次上阵都挥舞着石斧左右砍杀,黄帝的人马无人能抵挡。这一天,下着大雨,双方还在交战。黄帝命应龙借助水力摆一个水阵,抵挡炎帝的进攻,谁知炎帝的士兵全是南方人,他们水性好,一个一个破了水阵;大鸿率众冲过了水阵。大鸿看到这种情形,抡起石斧就和黄帝战在了一起。黄帝手下大将应龙、力牧也各和大鸿拼杀。这时,凤伯雨师(蚩尤的两个大将)也冲过来围住大鸿血战。大鸿十分勇敢地挥舞着石斧,以一当十,左砍右挡,不退一步。黄帝率领大军呐喊着冲过来。忽然,风伯的金刀削过大鸿的肩头,大鸿负伤了!可是他仍然拼力砍杀……风声、雷声、雨声掺杂在一起,像乱舞的战鼓轰鸣……黄帝一斧下去,大鸿转身架住雨师的金斧,冷不防,黄帝从背后砍来……  大鸿骑着一匹骏马,耳如削竹,面如剥兔,眼如铜铃,尾似火焰,鹤颈如弓,威风凛凛的厮杀着。大鸿借着马势躲过了黄帝的这一斧。  大鸿左手握着青铜方盾,右手拿着一柄闪光名为“干戚”的大斧,一路过关斩将,砍开重重围,直杀到黄帝面前。黄帝猛见大鸿挥舞“干戚”勇猛杀将过来,顿时大怒,拿起宝剑就和马背上的大鸿搏斗起来。两人剑刺斧劈,一直杀到常羊山旁。  常羊山坐落在嶓冢山东南方不远处的漾水河畔。常羊山拔地而起,突兀在层峦叠嶂之上,冠领群山,四周绝壁,形若覆护,三面绝崖,深涧临河,易守难攻,陇蜀要冲,戎兵要塞。就是今甘肃省西和县仇池山。这里是炎帝降生的地方,往北不远,便是黄帝诞生地轩辕族。轩辕族的人个个人脸蛇身,尾巴缠绕在头顶上。两个仇人都到了自己的故土,因而战斗格外激烈。大鸿想,世界本是炎帝的,现在被你窃取了,我一定要夺回来。黄帝想,现在普天下邦安民乐,我轩辕子孙昌盛,岂容他人染指。于是各人都使出浑身力量,恨不得能将对方一下杀死。黄帝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又凭有九天玄女传授的兵法,便比大鸿多些心眼,觑了个破绽,一剑向大鸿的颈脖砍去,只听“咔嚓”一声,大鸿的那颗像小山一样的巨大头颅,便从颈脖上滚落下来,落在常羊山脚下。  一股鲜血冲天而起,如长虹贯空,冲过常阳山,越过漾水,落在西犬丘地面上的一个小山上,把整个山都染红了。一个死士的鲜血,就洒在这座山上,几千年啦,不肯褪去烈士的颜色。犬丘地面的人们十分敬仰大鸿的气节,就把那座小山叫赤土山。  骏马驮着没头的大鸿奔跑。大鸿一摸颈脖上没有了头颅,顿时惊慌起来,忙把斧头移到握盾的左手,勒住马缰绳,跳下马背,伸出右手在地上乱摸乱抓。他跳到地面上要寻找到他那颗不屈的头颅,安在颈脖上再和黄帝大战一番。他摸呀摸呀,周围的大小山谷被他摸了个遍,参天的大树,突出的岩石,在他右手的触摸下,都折断了,崩塌了,还是没有找到那颗头颅。骏马仰天嘶鸣,四蹄刨挖着地面,土块横飞。大鸿大喊道:“我的天没了!”他只顾向远处摸去,却没想到头颅就在离他不远的山脚下。天,首的意思;刑天,就是被砍头啦。  追赶而来的黄帝厉声说:“你已刑天啦!”说着一斧下去,一座山崖轰隆一声滚下山去,把大鸿的头颅埋没了。  大鸿听到这异样的喊声,感觉到周围异样的变动,大鸿停止摸索头颅。他知道狠毒的黄帝已把他的头颅埋葬了,他将永远身首异处。他呆呆地立在那里,就像是—座黑沉沉的大山。想象着黄帝那洋洋得意的样子,想象着自己的心愿未能达到。他愤怒极了。他不甘心就这样败在黄帝手下。突然,他一只手拿着盾牌,一只手举起大斧,向着天空乱砍。骏马咆哮了一阵子,向大鸿头颅滚去的方向跑去,它想找回大鸿的头颅。  黄帝怕大鸿真的摸到头颅,恢复原身又来和他作对,连忙举起手中的大斧向常羊山用力劈去,随着“轰隆隆”“哗啦啦”的巨响,常羊山被劈为两半,大鸿的巨大头颅骨碌碌地陷入谷底,两山又合而为一,把大鸿的头颅深深地埋葬起来。那匹骏马防不胜防,也被滚落下的礌石压在了下面。  这时,黄帝手下的兵士齐声大喊:“刑天!刑天!”意思头断了。 共 679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为对性生活无兴趣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