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恶魔法则 第两百零九章 【惊变!】

2020/01/16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恶魔法则 第两百零九章 【惊变!】不可否认的是,杜维有些烦恼。而让杜维内心对自己有些气恼的是,他忽然明白过来,自己之所以会烦心,恰

恶魔法则 第两百零九章 【惊变!】

不可否认的是,杜维有些烦恼。

而让杜维内心对自己有些气恼的是,他忽然明白过来,自己之所以会烦心,恰恰就是因为自己“动心”了!

平心而论,面对李斯特侯爵夫人这样的绝sè,恐怕这世界上任何生理和心理正常的男人,都很难不动心!

如果一定要说一句粗话的话,那么就是:她实在是太***漂亮了,漂亮到让男人无法拒绝!不说别的,只是想着那具连神灵都仿佛因为偏爱都没有给她留下岁月痕迹的绝妙身躯……能将帝国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梦中女神拥在怀里……那将会是如何的得意和满足?

这么一个美到了极致的绝sè佳人,而且还身价亿万,更难得的是还异常聪慧,并且杜维可以相信,如果自己娶了她的话,对方也一定会对自己格外忠诚……

这样的一个女子,谁能不动心?

虽然杜维不是sè中饿鬼,但杜维至少还是一个生理和心理都很正常的男人。

而最最重要的是,是李斯特侯爵夫人最后说的一句话:“在您今后的事业中,李斯特家族都会毫无保留的充当您最忠诚最坚定的支持者!”

这样的一句承诺……或者说是“交换条件”,在杜维看来,更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

杜维知道,自己未来几年,要想在西北站稳脚跟,要招兵买马,要储备物资,建立自己的势力……而且还要做好一切的充分准备,迎接未来几年就会到来的西北大乱……他需要钱!

需要很多很多钱!

他需要在西北大搞建设,奇迹之城只是一个开始,作为边疆最靠近那个可怕的异族的行省,未来的大乱,杜维的萨德行省将会是最危险的地方!仅仅一座楼兰城这样的雄城是不够的!他的计划是在西北建立一批这样的新城来,用雄关和强兵来对付西北异族的骑兵!

想想看,当rì在博翰总督府里,随便一个对隆巴顿将军都战战兢兢的小部落,都能随便就出手数万匹上等战马……那么整个西北草原后的异族,他们拥有多少战马?多少铁骑?

虽然建立这一座奇迹之城。杜维靠着用“时光流逝泉水”和树人族的生命号角取巧,但是也花费了数百万金币!而更重要的是,“时光流逝泉水”这种东西可不是无限量的!那个该死的泉水在冰封森林的北部,来回一趟就极为麻烦,只有侯赛因这样的强者才有本事安全的出入……而且,别忘记了,那个该死的泉眼,并不是常年有水的!根据树人族的说法,那个泉眼在很多时候都是处于干涸状态的,甚至数十年不出一滴水,也是不奇怪的。

所以,杜维不可能完全靠着“时光流逝”建设西北。这种神奇的药水,对杜维来说是消耗品,用一点就少一点。

想到这里,杜维心里叹了口气:侯赛因去冰封森林还没回来呢,希望他这次能带回来一些泉水吧。

不过即使侯赛因真的能带回泉水来,杜维也决定今后不到必要的时候,就尽量少用这种东西――天知道用完之后,还能不能得到补充。那个泉眼鬼知道什么时候说干就干。一旦干涸了之后,等它下次再出水,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之前用泉水展示“神迹”弄得粮食大丰收,然后瞬间催生那么多树人来建造新城……之所以这么大动干戈,杜维是有目的xìng的。

粮食大丰收和三个月建立新城,是杜维故意为之……他刚来到西北,深处虎狼之地,他需要尽快站稳脚跟,换句话来说,就是“展示实力”!同时以最快最直接的手段,让所有人对自己信服!

从结果上看,他做到了。西北的“奇迹之城”的故事,已经传扬了出去,西北地区无人不知,就连遥远的大陆其他地方,也多有传闻了。

但是,这样的神迹偶尔一两次可以,总这么弄下去,杜维可没有那种本事。

所以,在靠着这么一两个奇迹震慑了那些对自己心存怀疑和观望的家伙之后,今后想继续在西北发展,深深的扎根下去……杜维最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实力了!

钱!大量的钱!

几百万!甚至几千万金币!

什么大耳城里的囚犯叛军,或者是悄悄买回来的奴隶,又或者是隆巴顿将军召集的旧部……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而想在西北这个地方站稳,能有资本和西北军这个盘踞在这里几十年的军阀集团对抗,杜维需要建立一支自己的jīng锐私军!

而养军队,则是最最烧钱的一件事情了!

西北集团有主战军队近二十万,此外还有后勤人员近三万……这可是帝国最jīng锐的主战军团之一了!要对抗这样一个庞大的军事集团,杜维至少要拥有十万雄兵,才能说话有点底气!

而还有西北走廊外,沙漠后面的草原异族!和帝国有着血海深仇的草原异族!那个虽然只有百万人口,但是却几乎人人都能骑马战斗的强悍民族……草原骑兵的恐怖,杜维从不少文献上看到过。那个善骑的彪悍民族,每个成年男子,稍微训练一下,就是一名优秀的骑兵了。而且可怕的是,如果需要的话,他们甚至可以全民皆兵!

那么,要对抗这个可怕的强大敌人,未来的入侵,杜维需要多少军队?

更需要建造多少雄关城墙?需要储备多少粮草军资武器铠甲?

靠着dìdū里的那个生意,靠着贩卖来自北方冰封森林的那些货物……是绝对不够的。

就算已经计划狠狠的敲诈南洋联合王国一笔,那笔横财,估计也是远远不够杜维挥霍了。

没个几千万金币,别想在西北真正的建立起来!

杜维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是别的地方,任何一个家族在自己的领地都可以有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慢慢发展……但是杜维不行,他只有短短几年时间……甚至可能更短!

唯一的方法,就是砸钱换速度了!

富贾大陆的李斯特家族啊……杜维仿佛眼前又听见了侯爵夫人临走之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了。

晚宴之后,宾客大多散去。尤其是西北军的那个多多罗将军,走的甚急,当晚就赶了回去,只是临行之前,面对杜维的时候格外的客气,杜维心里古怪,等多多罗走了之后,听其他宾客谈论起来,才知道,原来那位西北军的军团长,西北的军阀头子鲁高将军,也是李斯特侯爵夫人的爱慕者之一。

罗兰帝国风习还算开放,无论是法律还是宗教,都并不禁止女子改嫁,而且贵族这个***里,更是寻常。只不过这位李斯特侯爵夫人身为帝国贵族圈里人气最高的大众情人,今天忽然对这位少年公爵如此“亲昵”举动,实在让不少人意外。还有原来打着想和这位年轻的贵人联姻的,心里暗暗叹息。

杜维心烦意乱,陪宾客的时候就不免露出几分敷衍来,而看在别人眼里,也只以为这位公爵大人是急于脱身去见佳人了。

宴会闹到半夜才结束,一些没离开的客人,自然有城堡里的仆人服侍回准备好的客房休息。

杜维却挥散了身边的侍从,一个人静静的上楼回房。只是心里却不停的在想这件事情:

答应?不答应?

从理智上说,和李斯特家族联姻,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李斯特家族的财力是杜维非常需要的,而且李斯特侯爵夫人在贵族***里拥有良好的人脉和关系。而这些都是杜维所没有的――他虽然是公爵之尊,但毕竟年轻,资历太浅,虽然名头响亮,但是很多人虽然表面尊敬,背后未必买它的帐。

帝国国事rì衰,帝国zhōngyāng内部更是毛病多多,就连皇室的威严都大不如从前了,更何况杜维这个才出头没几天的少年?那些贵族们当面或许会尊称你一声公爵大人,但是背后说不定就会给你下什么套子。最最简单的例子,在西北,虽然杜维是公爵,是德萨行省的领主,但是那个博翰总督,不照样不卖他帐么?

而李斯特侯爵夫人就不同了,她在这个***里混迹多年,手腕应该很高明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把家族生意做得那么有声有sè。和李斯特家族联姻,借助对方财力,还有关系络……

可是,难道自己也一定要做这种原本很反感的事情么?政治婚姻?

笑话……这可不是我杜维的xìng格!

杜维一路上了楼来。刚走过走廊,忽然就听见一扇门后传来一声低呼,随即是急促的脚步声闪进了门里。定睛一看,却正是薇薇安的那个房门。这个丫头昨晚喝醉了之后,被杜维抱到自己卧室的隔壁,就这么一直昏睡了一天一夜。今晚自己的生rì宴会,她也没有参加,而是兀自酒醉未醒――如果有她在的话,或许今晚自己就不会遇到这种难题了。

薇薇安显然已经醒过来了。听见楼梯传来脚步声,就探出脑袋看,一眼看见杜维,却吓得赶紧退了回去。小妮子满脸晕红。

此刻她酒早已经醒了。虽然宿醉之后头疼的厉害,但是喝了点水之后,稍微好了一些。只不过,脑子里偶尔闪过昨晚狂欢的场面,心里就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呃……好像,我昨晚干了什么很大胆的事情耶?

一幅一幅的画面在脑海里终于拼凑了起来,微微安这才断断续续的把昨晚醉后自己的“壮举”回忆了起来,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只觉得口干舌燥,一时间心跳如鹿撞,又是后怕又是后悔又是害羞,只恨不得能当场施展无上魔法,用“时空之轮”把时间强行逆转回昨天晚上酒醉之前才好――只不过,把时间逆转一天一夜,这样的本事,就算是甘多夫本人也都没有。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听见脚步声,探出头一看,却是杜维回来了。薇薇安吓得尖叫了一声,只是刚缩回脑袋,正要拼命关门――她现在可不敢面对杜维。但门还没关上,一只脚已经插在了门缝里,随机杜维的手毫不客气的把门推开,就这么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紧张兮兮的薇薇安:“你醒了?”

薇薇安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勉强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睡得怎么样?看你的样子,还挺jīng神的。”杜维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反手把房门关上了。

薇薇安吓了一跳,却身子拼命往后缩去……只是房间就这么大,退了几步,就已经贴着墙了:“你你……你干什么?”

“干什么?”杜维笑了笑:”昨晚是谁说要当我老婆的?是谁说要陪我睡觉的?“

薇薇安一张脸立刻红的几乎要渗出血来一般,下巴垂的几乎要落到胸前了。杜维却走上两步,也不管女孩如何反应,却一把将她抱了过来,自己坐在了床上,然后把薇薇安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又按住了她不让她乱动。

“薇薇安,别动。”杜维忽然叹了口气,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疲惫:“让我抱一会吧,唉,我现在可真头痛呢。”

薇薇安正要挣扎,听见杜维语气有异,立刻心思就落在了杜维的身上,她眨巴着眼睛看了杜维两眼,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摸了摸杜维的脑门,怯生生道:“你,你,你发,发烧了么?”

杜维一把捉住了薇薇安的手,就放在嘴边亲了一下,柔声道:“胡说八道,我又没有生病。”薇薇安被杜维吻了一下手,顿时满脸羞意。

似乎在面对这个妮子的时候,刚才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一下就全没了,杜维用心的抱着薇薇安,看着她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的表情,低声笑道:“我问你,昨天晚上你酒后的那些话,是真心的么?”

薇薇安身子一抖,连忙摇头,然后忽然觉得不对,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到底是不是?”

这次终于点了一下头。

杜维哈哈一笑,**抱了抱薇薇安,柔声道:“我的宝贝儿,终于长大了。”

薇薇安委屈的分辨道:“你……我比你大……”

杜维一愣,随即哈哈一笑,然后叹了口气摇头道:“薇薇安,你错了,我远比你大得多了。”

随后他往床上一躺,叹了口气,道:“我今天有些郁闷,晚上你就陪我躺在这儿说话,好么?”

薇薇安下意识的就要答应――似乎她已经习惯的顺从于杜维的任何话了。只不过突然反应过来现在是深夜,而且两人还同在一个房间,同坐一张床上,她虽然单纯,但毕竟不是傻子,也明白隐隐有些不妥当,正要说什么。杜维却已经看出了小丫头的顾虑,忍不住调戏道:“昨晚不是还说要陪我睡觉的么?”

“不……不是……”薇薇安急了,她一着急,话噎在嘴边就说不出来,急了半天,却从嗓子里挤出了几个字来:“不是……不是现在……”

“放心,我也不会现在就一口吞了你。”杜维拉过薇薇安,两人就这么躺在床上,让薇薇安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只觉得怀里地这个小妮子,虽然远远不如李斯特侯爵夫人那么美得惊心动魄,却忽然觉出了一番异样的情怀。

仿佛……

怀里有这个丫头,就觉得心中平静喜乐,再无多求了。

说来也奇怪,人的思想,就是这么复杂。刚才还一直思索的那个难题,此刻却忽然不知道内心哪里来的一股子劲,杜维忽然觉得自己刚才那些考虑都是多余!

他接着薇薇安,忽然内心对自己嘟囔了一句:这才是我想要的女人!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躺过了一会儿,杜维忽然觉得鼻子发痒,原来是薇薇安的头发散在了他的鼻下,忍不住就打了个喷嚏,**晃了晃脑袋,下意识的就随手在床头摸了去,找什么东西擦脸,顺手一摸,就拿住了一件柔软地小东西,巴掌大的一小块,触感柔滑,仿佛还带着淡淡的香气,但到面前一看……

薇薇安杜维两人同时傻眼了。

这人明是一条少女样式的小内裤,粉红sè的小可爱。

不用问,这分明就是薇薇安的东西了,杜维愣了一下,薇薇安却已经仿佛作贼一样地拼命往回抢,杜维却早已经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薇薇安一张脸涨红:“还,还给我。”

杜维摇头:“我找到的,就是我的”

“给,给我……求求你。我,我刚才洗澡,换下的……”薇薇安的眼睛里浮现了一层水气。

杜维笑了笑,道:“我先收着,以后等你真的成为我老婆,我还你十条。”

说完,杜维忽然一跃,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猛然抱住薇薇安,在她的嘴唇边上**亲了一下,笑着跑掉了。

第二天早上,杜维起来的时候,心情已经轻松了很多。

哼,我杜维是什么人!李斯特侯爵夫人,你这么容易就想钓住我这条大鱼么?跟我玩,就怕你玩不起!

杜维打定了主意,李斯特家族是不好拒绝的太过分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一个“拖”字诀了。反正自己年纪还轻,干什么这么着急就结婚?

虽然那个李斯特侯爵夫人的美sè的确让人动心不已,美得实在是很祸国殃民,不过……女人嘛,还不会让我们的小恶魔迷晕了脑子。

两天的休息,霍格沃兹的那帮小子们的好rì子也到头了。杜维早早的起来之后,就去见了这次带着学生们来西北的魔法学院的两位老师:艾黎可大师的两名弟子。大家都是老相识了,杜维说话也不掩饰,对方也表示这次西北之行,都听从杜维的安排。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杜维笑道:“我的安排很简单,两位尽管在我的公爵府里休息,如果有兴趣的话,四处看看走走。这些学生我就先带走了,等过些rì子,我再把他们送回来就好。”

杜维的做法虽然霸道了一些,不过这两个艾黎可大师的弟子,倒也的确有几分老疯子的风范,也乐得清闲,当甩手掌柜,当下同意了。

杜维立刻派人去把隆巴顿将军找来了,然后派人去把二十八名学员叫了起来,让他们随着隆巴顿入住楼兰城外的骑兵营里去。

杜维又让人收拾了一些行装,自己也准备了一些魔法装备。想了一下,出门之前还是要去和李斯特家的姐弟打个招呼。只是他去见侯爵夫人的时候,却被告知侯爵夫人和安琪儿身体不舒服,倒是那个可恶的小子缪斯跑了出来,一脸不乐意的样子:“你来干什么?姐姐昨晚因为你大哭了一场,她们两人还大吵了一架!都是因为你,我还从来没见过她们吵架呢!”

杜维听了这话就头疼。这李斯特姐妹,一个是少女怀chūn,把自己当成了崇拜对象。别外一个则是家族女强人,把自己定位成了结婚对象和强援。她们两人之间怎么摆平问题,就不是自己能插手的了。

不见更好,免得罗嗦。

杜维干脆就说自己有紧急要事需要先离开楼兰城了。这一走也不知道要多少天,恐怕不可能赶回来给侯爵夫人送行了,就此告罪。说完正要离开,这个缪斯却从后面跑了上来叫住杜维:“等等!”

杜维皱眉,转身看着这个小子。

“你要出门去?”缪斯的蓝sè眼珠转了转,忽然笑道:“正好,姐姐们吵架,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话,反正我来西北就是跟着你学东西的,姐姐说了,她明天就要离开,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就跟了你去吧!”

杜维笑了笑:“可是我这次出去办的事情,恐怕有些危险,而且还要骑马长途跋涉,我怕你吃不了这种苦头。”

缪斯立刻怒道:“你怎么知道我吃不消!告诉你,我八岁的时候就会使剑了!十岁的时候就会骑马!你不要小看我,你的骑术未必有我好!”

杜维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这个小子:“好吧,反正这事情你跟着也没什么,可如果你半路吃不消的话,被踢回来,可不要怪我。”

说完,他看了一眼楼上的房间:“你回去收拾一些东西吧,我们这一走,恐怕没有十天半月是回不来的。”

“哼!看你这人还不错,怎么做事情也婆婆妈妈。还有什么好收拾的,我就这一身衣服,一把长剑,一匹马,哪里去不得!你不要把我当成那种弱不禁风的浮夸弟子!”说这,缪斯**拍了一下自己腰下的细细长剑。

杜维心想你现在说得漂亮,路上受不了的时候,大不了派人把你送回来就是了。说完就拉着他往外面走。

十几个近卫,都是当初隆巴顿在奴隶市场上弄来的那些“特殊人才”,加上他们的首领老烟。准备好了出远门的行装之后,杜维翻身上马正要宣布出发,那个缪斯却已经策马扬鞭当先奔了出去。

哼,小子。杜维撇了撇嘴。

他并不知道,当他骑马带人离开城堡的时候,就在身后的城堡楼上的一扇窗户里,两道目光就shè在杜维的背后。

安琪儿脸sè苍白,眼神里带着悲伤,等杜维已经远去目不可及的时候才转回身子来,紧紧的咬着嘴唇。在她的身边,是李斯特侯爵夫人。

侯爵夫人也是脸sè疲惫,看着自己的妹妹,幽幽叹了口气:“安琪儿,你还是想不开么?”

“姐姐!”安琪儿忽然大声叫道:“我就是不明白!”

她抬起手来,指着侯爵夫人:“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他!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你居然还向他求婚!!”

“安琪儿。”侯爵夫人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她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决断:“你认为我是在抢你的爱人吗?我的妹妹!原本我也希望你能和他在一起……我们家族现在看似兴旺,但是其中最大的弊端,难道你还不清楚吗?而他,这个人,未来家族的存亡就在他地身上了!因为这样,我才会不辞劳苦亲自送你们来西北!可是……妹妹,你要明白,男人们虽然喜欢美sè,但并不是所有地男人都会被美sè迷住眼睛的!”

安琪儿沉默了,只是她依然恨恨的盯着自己的姐姐。

“安琪儿……”侯爵夫人叹了口气,走了过去,轻轻搂住了自己的妹妹,柔声道:“虽然接触不多,但是我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家伙地心,绝对不是你能拴住的!明白么?你要相信我,我看人是从来不会有错的,我一直都教你,要学会明白男人心里到底想要什么。有的男人爱美女,有地男人爱权势。而这个家伙……我都不知道他到底爱什么。这样的家伙,不适合你……从他的言辞里,我就能看出,他不是那种会对女人心软的人……”

顿了一下,她低声道:“你知道么?我听说德兰山和比利亚伯爵那些家伙,送了四个价值百万金币,训练了多年的四胞胎美女给他,可是这个家伙却把那些女孩子扔到了dìdū的店铺里不管……而且听说那几个女孩子因为违背了他的规矩,就被他下令狠狠的抽了鞭子!我的妹妹,这个男人很危险,我原来的想法根本就是错误的……我想保护你!”

“你想的是家族!永远都是家族!”安琪儿忽然大声叫道。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安琪儿娇嫩的脸蛋上,侯爵夫人面沉如水,她看着自己的妹妹,缓缓道:“别忘记了,你,我,都是家族的一分子!或许你现在是恨我,但是我问你……你既然没办法让他喜欢上你,那么我还有什么办法!除了牺牲我自己之外,你还有别的办法么?”

顿了一下,侯爵夫人低声道:“别忘记了!缪斯已经十五岁了,事情还能隐瞒多久?你不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我们李斯特家族的富有虎视眈眈!多少人想一口把我们连皮带骨头都吞下去!……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杜维带着一帮魔法学员们来到楼兰城外的骑兵营之后,在楼兰城的南门,一匹马缓缓的来到城门前,马匹之上的骑士,一身皮甲上却满是伤痕,那一道道尖锐的划痕,仿佛这位骑士经历了一场难以想像的狂风暴雨般的厮杀!甚至守城的士兵,隔着老远就闻到了这个骑士身上浓烈的血腥气味。

士兵们下意识的jǐng惕了起来,这匹马上的骑士,一头蓝sè的头发,脸上带着一保眼罩,他的表情坚毅,却已经掩饰不住眼神里的疲惫和虚弱。虽然坐在马上,去仿佛连身子都有些不稳了。

士兵正要阻拦,骑士却已经自己掏出了一个徽章。守城的士兵一看那徽章,都是一惊!居然是公爵府的东西!

他们不敢阻拦,只能放行,却又派人传递了消息进去。

马上的人正是前往冰封森林的侯赛因!

只是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情,耽误了这么久才回来。而且此刻他身上的皮甲上满是划痕,皮甲残破,而贴身的衣服下,还有几处绷带,如果不是一路上用圣骑士的斗气强行压制住了伤口,恐怕侯塞因早就倒在半路了!

其中最严重的一个伤,是右边肩膀上的一个洞穿伤口!敌人的武器从这里直接把侯塞因的肩膀刺穿,狂暴的力量,甚至撕裂了圣骑士的肩胛骨!就算是圣骑士的斗气有自我愈合的效力,可是这么严重的伤,却也是无法着靠斗气来自我愈合的。而且对方的力量也极为强大,一股斗气注入了侯塞因的体内,到现在他都无法完全驱除,这才使得自己无法治愈自己的伤势。

他的马匹已经力尽,一路奔波到楼兰城,候塞因这才松了口气,进城之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来到了公爵府的门口,在桥上的时候,侯塞因终于支持不住了,身子一歪,从马上摔了下来。守卫城堡的士兵认得侯塞因,这位公爵大人身边的武士,赶紧冲了上来,眼看侯塞因一身都是伤,肩膀上地伤,因为从马上摔落而迸裂,鲜血很快就渗透出了绷带来。

护卫原本以为有敌人,立刻四处戒备,发现一切正常后,这才手忙脚乱的把侯塞因抬了回去。

侯塞因曾经帮助杜维训练过士兵。而守护公爵府的这队人恰好就是侯塞因训练过的。这些人都知道这位来历神秘的教官地实力,前些rì子听说他为公爵大人出门办事情,却没想到回来变成这样了。

很快侯塞因就被人抬进了城堡里,公爵不在,玛德就被人请来了。只看了侯塞因一眼,玛德就惊呼道:“神啊!他怎么会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快!快派人快马去城外的军营里找公爵大人……还有,派人去城里的宗教所里,务必请两位神职人员来!我们需要神殿的治疗术!”

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候塞因,这会儿忽然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玛德,声音嘶哑的说道:“不……不能找神殿!”

玛德一愣,不过他是常年在杜维身边的人,知道公爵大人和他的心腹都多少有些古怪的秘密。赶紧答应了。

“让人……抬我去花房!快!”

侯塞因喘息急促。额头上青筋乱跳。

玛德赶紧让两个仆人过来,亲自把侯塞因抬到了城堡后的花房里。侯塞因打起了jīng神来,让玛德把自己放进花房,然后嘱咐派人在外面守护,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杜维在花房里地一个隐秘的地方藏了一些魔法药剂,其中就有冰浆果。这种东西虽然不少贵族拿来当迷幻药服用,但是不可否认,它也是这个大陆上能找到的最适合的止痛的麻醉药了。

候塞因勉强支撑着吃下了一丁点冰浆果,然后找出了一些魔法药剂给自己服下。片刻之后,他身上重新冒出了金sè的光芒,就看见候塞因满脸痛楚,却忽然抬手把自己右肩膀上的已经生长好的断裂的错位骨头重新捏断,然后随着金sè斗气的燃烧,那些骨骼咔咔作响,重新生长起来。这一番剧痛,可真不是普通人能忍耐的,幸好有冰浆果,侯塞因才轻松了很多。

此刻的圣骑士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了,他原本佩带的长剑,却只剩下了腰间的剑鞘,剑早已经没有了。身上的皮甲轻轻一撕就会破碎,头发也被血迹粘成一簇一簇。

等骨头长好了之后,侯塞因稍微缓了口气,却翻身盘膝坐在地上,双手从身后,把一个一直背在背后的狭长的布包摘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层层打开……

里面,郝然是一柄长剑!

布包刚刚打开,立刻长剑上就散发出了一股森然刺骨,犹如冰雪一般的寒气!

那细长的造型,还有仿佛包在冰凌里在的剑锋,那晶莹剔透的光芒……

如果杜维此刻在这里看见这把剑的话,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这把在侯塞因手里的剑,赫然正是大陆上另外一位圣骑士,罗德里格斯使用的那把赫赫有名的“月下美人”!!

当初在dìdū里,罗德里格斯持这把剑力战辰皇子佩带的罗兰皇室守护神,在政变rì当天更是一举击杀了奥古斯丁六世的身边宫廷首度武士“灰衣剑圣”!

可是,罗德里格斯持之威震大陆的神剑,却怎么会在侯塞因的手里?

首大医院徐日理
南京市六合区中医院
吉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海南治疗盆腔炎方法
泰安正规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