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警长英格尔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一、临危受命  蚂蚁国王的加冕仪式,在一片庄重而热烈的气氛中结束。  他头戴高筒式尖形皇冠,身着短小的黄色马褂,脚穿一双与他身高极不相称的又

一、临危受命  蚂蚁国王的加冕仪式,在一片庄重而热烈的气氛中结束。  他头戴高筒式尖形皇冠,身着短小的黄色马褂,脚穿一双与他身高极不相称的又尖又长的皮鞋。他不时地审视着站在面前的两排大臣。  “为了维护自由王国的尊严和联合王国的正常秩序,我们要精诚团结,扬善除恶,不畏强暴,励精图治,壮大我弱小的蚂蚁王国国威。现在我正式宣布:原皇宫侍卫长英格尔,担任蚂蚁王国安全部警长之职!”国王的右手像弹簧一样向前一伸,高声宣布道。  “感谢陛下的信任和栽培,微臣不敢辜负圣恩!”英格尔身着肥大的红色宫服,头戴蓝白相间的筒式平顶小帽,有力地举起右手,大声说道。  “陛下英明!”众蚂蚁大臣齐呼。  “报告陛下,自称天下的老虎,长期以来,到处扑杀生灵,搞得联合王国一片恐怖,人人自危,民不聊生,哀声载道。不除此患,国无宁日!”原警长阿本别有用心地说。  “阿本所言极是!老虎是祸害的根源,请陛下降旨,惩治虎患!”众蚂蚁大臣齐声奏道。  阿本暗自得意,诡秘地看着英格尔。  “阿本任警长之职十余年,无不谈虎色变,今天何以谈起虎来头头是道?想必是早有此意,那你就和英格尔一道去治理虎患吧!”蚂蚁国王冷笑了一声说。  阿本深知英格尔的性格和脾气,是有名的拼命三郎,同他共事,凶多吉少。于是,急忙跑到国王面前跪下,头如捣蒜,连声说道:  “贱臣多嘴,贱臣该死,岂敢与英格尔警长争功,他智勇双全,天下,贱臣不及万一,实难胜任!”  众蚂蚁大臣横眉竖眼地瞅着趴在地上筛糠似的阿本。  “那你就去任个监狱长吧!”蚂蚁国王一挥手说。  “谢陛下知遇之恩!”阿本头如捣蒜似地说。  “陛下圣明!”众蚂蚁大臣齐呼。  “英格尔,你受命于王国的危难之际,重任在肩,千万不可有丝毫地懈怠!”蚂蚁国王意味深长地说。  “陛下的信任就是力量,陛下的训谕就是智慧,我将以声明尽职,以壮我蚂蚁王国国威,请陛下宽心!”英格尔自信地奏报道。  蚂蚁国王这才面带微笑道:“朕相信你的智慧和勇气,一定能捍卫蚂蚁王国的尊严!”  “壮我国威,壮我国威!……”英格尔和众蚂蚁大臣不停地振臂高呼。    二、虎口夺羊    英格尔身着草绿色的警服、警帽和警鞋,手执警械,腰挂大哥大对讲机,同助手特利、索亚、贝尔坐在大红色的警车里巡逻。警车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地在行驶,房屋、树木、草地,一股脑儿地抛向后方。  “救命啊,救命……”  英格尔等四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到喊救命声的方向上。  “是山大王在追杀一只青山羊!”英格尔用望远镜看着远处,气愤地说。  “看热闹的人还不少呢!”贝尔用望远镜看着远处说。  英格尔仔细一瞧,山坡上、树丛中、小河旁、草地上,到处都站满了牛、马、驴、野猪和羊,还有猴子、兔子、大象和长颈鹿等,都在围观。他拿开望远镜,恼怒地瞪圆了双眼,吼叫道:“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的可悲!”  “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了,你还大惊小怪!”索亚说。  “这也难怪,英格尔警长原来久居深宫嘛!”特利说。  “开过去,给我开过去!”英格尔命令司机说。  司机吓得脸色铁青,手在发抖,警车原地乱蹦乱跳。  “我让我开过去,听到没有?!”英格尔暴跳如雷,指着司机吼道。  “你没看见,那山大王有多厉害,我们那是他的对手,还是绕开走吧!”司机眨巴着圆圆的小眼睛说。  “混账,再不开过去,老子枪毙了你!”英格尔掏出手枪,指着司机的脑袋命令道。  “说的也是,老虎对别人凶残厉害,可对咱蚂蚁王国的公民,从来都没有过什么不礼貌的行为。”特利怪声怪气地说。  “所以,还是绕道走开得好。也就是不去冒险的意思……”索亚也摇头晃脑地说开了。  “闭上你们的臭嘴!”英格尔紧紧地攥起拳头嚷道,“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烂你们的脑袋!”  “警长,你别发火,给你闹着玩的。”特利、索亚笑了笑说。  “开过去!开过去……”英格尔一面用眼死死盯住山大王追杀青山羊的地方,一只手把手枪抵在司机的后脑勺上喊叫着。  警车突然失去控制,到处胡乱行使。  “青山羊快坚持不住了!”贝尔嚷道。  警车慢慢向山大王相反的方向驶去,英格尔的脖子渐渐扭成了一百八十度,眼睛还在死死盯住山大王和青山羊。  “怎么搞的,越开越远?”英格尔大发雷霆,暴跳起来,啪嚓一声,头把车篷撞开一个大窟窿。他趴在车棚上,一面用眼盯住山大王和青山羊,一面用脚去猛踢司机,让他调转车头。结果踢了一个空,脚踢到了方向盘上,痛得英格尔呲牙咧嘴乱叫:“哎哟,哎哟……”扑通一声,又跌进警车内,惊讶道,“人呢?”  “司机跳车了逃之夭夭!”特利笑着说。  “还笑,还笑,我咋不知道?”英格尔说着,坐到司机座位上,把车头调向山大王和青山羊的方向驶去。  “你只顾得看山大王追杀青山羊,还能看到什么?”特利说。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英格尔责问道。  “我想,反正我们都会开车,少他一个胆小鬼更好,还能坐坐无人驾驶的汽车,就这些!”特利一伸脖子说。  “混账话!”英格尔说。  警车闪电般地朝山大王和青山羊的方向驶去。  坐在警车后排的特利、索亚和贝尔,被剧烈的颠簸抛向空中,随着咔嚓一声巨响,车篷被撞开三个大窟窿,他们在空中一闪,又跌进警车里。抱着脑袋叫苦道:“警长,你会不会开车?”  “不要忘记,我不仅曾经给陛下开过十年的轿车,而且还是联合自由王国的开车!”英格尔的眼睛紧紧盯住前方,得意地说。  警车终于追上了山大王。  “山大王,休得无礼!”英格尔探出头来大声喊道。  “你敢管老子的闲事,我就一脚踩死你,还不快离远点!”山大王头也不回地说。  围观者见是蚂蚁王国的警长英格尔,无不瞠目结舌。  英格尔把警车开到山大王前面阻拦,话还没有说出口,山大王一纵身子,早已跃到警车前面,继续追杀青山羊。英格尔掉转车头,又去阻拦,山大王又一纵身,跃过警车。当英格尔调转车头想再去阻挡山大王时,警车突然熄火而止。英格尔看了一眼山大王和青山羊,满脸汗水直往下流。他低头一看,汽油表的指针停在零的位置上。心想:来时刚加的油,才跑了一百公里,就没油了,一定是司机捣的鬼!  “该死的司机!”英格尔骂道。  “自己不会修车,别怪人家司机!”特利说。  “那怎么办呢?”索亚着急地说。  “都下车,快给我去追!”英格尔命令说。  “警长,你饶了我们吧,咱追上也打不过山大王呀!”特利说。  “少罗嗦,我有的是办法!”英格尔朝他们坦然一笑说。  “你能有什么办法?连个汽车都修不好!”索亚说着,和特利、贝尔跳下警车。  “山大王,你先停停,有话好商量嘛!”英格尔在后面边追边喊道。  山大王理也不理,穷追青山羊不舍。  特利、索亚和贝尔,在英格尔身后拼命猛追。  “警长,开枪吧?”贝尔着急地喊道。  “不许开枪!快追上来,我有话说!”英格尔眼看青山羊快被山大王追上,就朝后面气喘吁吁地说。  特利、索亚和贝尔,累的腰一会儿弯下,一会儿直起,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怪急人的!”  “我们一定要绕到青山羊前面去!”英格尔说。  “为什么?”索亚问道。  “要不然,我的智慧就发挥不出来!”英格尔说。  “妈呀,那就跑呗!”贝尔说。  特利、索亚和贝尔,飞也似地追上了英格尔。很快又超过了青山羊。  “特利,钻进山大王的眼睛里去,让他疼痛难忍,睁不开眼睛。记住,速度一定要快!”英格尔边跑边说。  “警长,你这也叫智谋?我看就是馊主意一个!”索亚不解地说。  “是智谋还是馊主意,让我试试看吧!”特利说着,一纵身子,朝山大王飞去。  英格尔回头一看,见山大王还在穷追不舍青山羊,知道目的没能达到。  特利摔在了地上,痛得呲牙咧嘴,爬起来又去追赶英格尔他们。  “山大王跑起来风很大,根本靠近不了他的眼睛!”特利脸青鼻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你瞧,现在山大王累得张着嘴喘大气,只要你能想法钻进他的鼻孔里,他就得停一下。”英格尔转过头来对索亚说。  “我看你这准又是个馊主意!我得冒着生命危险去试试!”索亚说罢,转身看着山大王,计算着他呼吸的时间,瞅准机会,转身一纵,朝老虎的鼻孔飞去。  山大王突然停下来,昂起头,眯着眼,张着嘴,抽搐着鼻子……  “该咱俩的了,你左眼,我右眼,听我口令行事!”英格尔对特利说。  “怎么,警长也和我们一起去冒险?”特利说。  “少耍贫嘴!”英格尔死死盯住山大王说。  山大王终于舒舒服服地打了一个喷嚏,一下把索亚喷得不知去向。刚要尥开蹄子再去追捕青山羊,英格尔和特利,一纵身子飞了过去,山大王果然紧闭双眼,吼叫着直立起来。泪水顺着眼角往外流。山大王试着一睁眼,英格尔和特利趁机溜了出来。浑身湿漉漉的,好不容易擦干身上,山大王发现了他们。狂叫道:  “原来是你们几个小不点在作怪,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等我吃了那青山羊再来跟你们算账!”  山大王睁大还在流泪的眼睛,环视了两周,怎么也找不到青山羊的踪影,就连开始看热闹的山驴和牛、马、羊们,也一个个都不见了。  山大王想找英格尔算账,但也无了踪影。  山大王气急败坏地暴跳起来,咬牙切齿地吼叫道:“我一定要报复英格尔!”    三、大杀虎威    英格尔知道山大王一定会来报复,伤还没有痊愈,就立即调离了蚂蚁王国所有的武装警察部队和京城的蚁民数千万之众,连夜构筑壕沟工事。  英格尔手执警棍,在皇城周围的工地上来回地走着,一边检查着工事,还一边不停地叫喊着:  “壕沟深一定要四米,宽一定要六米,坡度一定要垂直,也就是一百八十度……”  一夜之间,围着蚂蚁京城出现了一个环城壕沟。  “我们的王国这下全完了,都怪英格尔多事,去惹什么老虎王国的山大王!”阿本埋怨说。  “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弄这么个人物当警长!”一位年迈的老臣说。  “什么人物,惹是生非的人物!”阿本说。  “那陛下为什么还要用他来接替你呢?”年迈的老臣说。  “老糊涂了呗!”阿本脱口而出。  “陛下并不老呀,照你这么说,人老必定糊涂……”  阿本没等老臣说完就急忙催促说:“快走吧,你看谁来了?”  英格尔开着警车驶过来,特利、索亚坐在车内。  “贝尔怎么还没回来?”英格尔说。  “怕是没搞到情报,就先被老虎吃了。”特利说。  “不会的,他鬼机灵!”索亚说。  “警长,你不会给贝尔联系一下吗?”特利说。  “联系了,没联系上。”英格尔说。  “活见鬼,怎么会联系不上?”索亚说。  “胆小鬼!”特利生气地说。  “也许吧,怕被敌人发现。”英格尔说。  “这倒不被敌人发现,可又有什么用?”索亚埋怨说。  “你们看咱们的工事怎么样?”英格尔问。  “警长,尽管放心,咱们的工事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万无一失!”特利自信地说。  “山大王他要是真敢来进犯……”  “能会怎么样?”英格尔打断索亚的话说。  “他怎么来的,还怎么回去!”索亚说。  “还让他们回去,我们还兴师动众修工事干什么?”特利说。  “我不想让他们回去!”英格尔说。  “警长,你疯了,还是发高烧说胡话?”索亚不解地说。  “嗷,我明白了,统统干掉他们!”特利拍打着脑瓜,似有所悟地说。  “不,不。”英格尔摇了摇头说,“我们不能让人家说我们太残忍、太无情。我是要留他们做朋友!”  “给老虎做朋友,没见过!”特利和索亚直挠头,不解地说。  “对,给老虎做朋友!”英格尔说着,改变了行驶方向。  “警长,不回警察署了?”特利看了看警察署大门的牌子说。  “怪累的,真想睡一觉。”索亚伸了伸懒腰说。  “先到武警部队去看看。”英格尔说。  警车在一座有院子的洋楼前停下来。英格尔急忙跳下警车,直奔二楼武警指挥长办公室。  指挥长希米斯正在看电视,电视里正播放一条新闻:  “据飞鸟王国报道:昨日上午十时许,山大王在众目之下,追杀青山羊巧巧,但无一人敢上前阻拦。时值蚂蚁王国警长英格尔执行巡逻任务路经此地,他路见不平,鼎力相助,巧巧方才得救脱险。  另据报道:老虎王国外交部发言人称:老虎王国武装力量总司令山大王,因爱上了青山羊巧巧,并要结为百年之好,故昨日在大草场来了个姑娘追游戏。但却遭到蚂蚁王国警长英格尔的无理干涉和阻挠。对此,老虎王国对蚂蚁王国提出强烈的抗议和谴责!并严正要求蚂蚁王国严惩肇事者英格尔。否则,老虎王国决不等闲视之。据可靠人士透露,山大王正在调集他所有的武装力量,准备对蚂蚁王国实施武力报复……” 共 751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石头与鸡蛋

下一页:远方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