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末世悚情启世第一百四十八章奥雷圣王米诺雷

2020/01/24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末世悚情—启世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奥雷圣王米诺雷“我王!”徐度看着身前那高大的骑士单膝跪了下来,旁边的山姆和猎血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

末世悚情—启世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奥雷圣王米诺雷

“我王!”徐度看着身前那高大的骑士单膝跪了下来,旁边的山姆和猎血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微微鞠躬。

“徐度,你终于来了,真没想到你们竟然通过了那些考验,何雷呢,他在哪儿?”那个骑士并不像刚刚那样冷静了,他朝着众人看着,就好像他能透过这黑暗看清楚这眼前的一切一样,但很快那个骑士的脸上出现了失望的表情。

“王子他在安全的地方,现在这里不安全,请我王先随同我们一起前往那里。”徐度说着站了起来,而那个骑士匆忙的点了点头后准备甩手放出光魔法,但是他停了下来,紧接着铁链拖动的声音响起,接着世界又慢慢地从深渊里出来。

徐度似乎也是很着急着带那个骑士去找何雷,所以他没有给其他两人介绍那个骑士,只是扛着马辰就往前走去,而那两人只能静静地跟随着他们,不久之后他们回到了安全所里面,进去后看到培万缇的时候,培万缇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当他看到那个骑士的时候就再也不说话了。

“在下奥雷圣王托克·米诺雷在此见过深渊守护者。”那个骑士对着培万缇微微鞠躬了一下,但培万缇并没有跟他说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后就转过脸去,不再看这边的事情、

米诺雷快步来到被路易斯附身的何雷面前,他似乎并不知道此时路易斯附身在何雷体内,所以在急切的抓起何雷的手之后,路易斯像是触电了一样猛地抽出自己的手,恐惧的看着奥雷圣王,而米诺雷则是惊讶了一下,随后对着路易斯微笑了一下,同时挥了一下手,路易斯就感觉自己受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牵引着离开了何雷的身体,而失去意识的何雷也倒了下俩,被木诺雷托住。

米诺雷并没有马上叫醒何雷,他已经确定了何雷没有什么事,所以只是轻轻地放下何雷之后来到了徐度跟前,他让徐度把马辰放在地上躺着,接着抓住了马辰的手,接着马辰的鼻子和耳朵里飘出了黑色的气体,坐在不远处的培万缇见到此景,他皱了下眉头后站起来消失了,而房间里的其他幽魂见到了之后也是纷纷躲开,似乎是在害怕那些雾气会缠上他们。

“好了,他体内的暗灵力量已经被完全驱逐了,你只需要为他治疗一下就可以了,现在徐度听着,你们别离开这里,这里虽然不是特别安全,但是外面的东西现在还不敢进来,而我现在还有点事情,没办法在这里照顾你们,你们必须在这里等我回来,我很快就回来。”米诺雷放开马辰的手,小声对着徐度说道。

徐度应诺了米诺雷,米诺雷回头看了自己的孩子一眼后就走出了安全所,而这时山姆靠了过来,小声的问着徐度:“那个就是帝国国王后裔吗,真没想到,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光明之力,连我们这些死灵都能感觉到他身上强大的气息,不过,圣骑士,现在他怎么走了,你们不是为了他而来的吗?”

徐度没有回答山姆,此时他的内心也很疑惑,明明已经到了奥雷圣王,可是他却没有留下,而且他身上的光明之力很强大,起码和主教有的一拼,但是他却没有直接消灭那只暗灵,而是嘱咐徐度让所有人待在这里面,但是这些问题都不是现在的徐度能想明白的,他唯一能明白的就是保护好所有人,想到这里徐度握住了马辰的手,将自己的光明之力治疗着马辰的身体,同时他开始进行冥思,让自己的光明之力不会流失的太快。

山姆似乎是感到了无趣,但他不敢去打扰徐度,也不敢去找那条蛇人聊天,他还记得在他那个时代里,兽人是多么的野蛮可怕。现在他不清楚兽人是怎么样了,但是他觉得这个蛇人看起来好像有阴谋一样,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而且路易斯现在已经脱离了那个人的身体,山姆也不好意思再占有这个人的躯体了,他脱离了重翼的身体后跟路易斯说了句什么之后也消失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徐度能感觉到马辰的手指在动,他睁开了眼,看向马辰的时候,见他的脸色已经好了不少,便松了一口气,而在此时重翼也醒了过来,他不知所措的看着四周,以为自己是被抓到了什么地方,不过在徐度的稍微解释下重翼才放下心来,接下来何雷和马辰也陆续的醒了。

当何雷知道自己的父亲刚刚来过时,他显得非常激动,甚至是想出去寻找米诺雷,但是被徐度给按住了,在简单的说了一下这里的凶险程度和奥雷圣王的强大之后,何雷这才改变了要离开安全所的想法,不过接下来也只能是无尽的等待了,他们不清楚奥雷圣王到底会不会回来,而何雷也变得非常焦虑,这和之前温和冷静的他形成反比。

“孩子们,我回来了。”奥雷圣王米诺雷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接着是优点飘忽的脚步声,当他走进来时,徐度发现米诺雷此时的模样比之前他见到的要苍老了一些,而且身上的圣光和光明之力也少了许多,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人抽掉了力量一样,此时的奥雷圣王看起来似乎是不堪一击。

何雷看出了米诺雷的病态,他上前扶住了自己的父王,将他带到角落下坐下,但他没有问米诺雷问题,他想让米诺雷先好好休息一下再说,走了这么长的路,他不想在这种地方失去自己的父亲,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外面又响起了拉动铁链的声音,而屋外面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屋子里点起了火焰,那些消失的死灵再次出现在房间里,都埋着头坐着。

“没想到又失败了,可好在你们都赶到了,原本我还以为你们都没办法一块来,假如是那样的话,我想预言就是假的了,那么世界也会彻底陷入黑暗的深渊里。深渊守护者,我可以和你谈一谈吗?”米诺雷虚弱的说着,但徐度能感觉到他体内的光明之力正在恢复。

培万缇看了一下米诺雷,原本他应该逃避的,但是现在整个断水海渊都在深渊里,出去外面无异于自找麻烦,所以培万缇只能站起来,飘到了米诺雷的面前,看看他有什么话要说。

“断水海渊陷入深渊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那只巨兽,它快无法承受这条重链,一旦它彻底放手,那么海神会再度回来,那时候我们就没办法阻止那些上古恶魔了,守护者,你作为这里最年长,也是力量最强大的神,能否给予我们一些指示,我们需要你。”米诺雷说完吐了一口气,和刚刚比起来他要好得多,但是众人的心中隐隐有股不对劲的感觉。

“我早已不是这里的守护者了,旧王,我早就被那些神遗弃在这里,早就没有了那些力量,你也看到了,我和这些死灵一样,只能躲在这里,我甚至是没法去对付外面的那只藏在黑暗中的东西,我非常惭愧,但是也只能任由其发生了。”培万缇冷淡的说着,似乎从很久以前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守护者,就算这里所有的生灵死灵都失去了希望,惟独你不能失去希望,我从来这里就发现了,这地方没有完全沉入深渊里全因为是你在支撑,你有独自离开这里的能力吧,可是你却没有离开,你还在这里,我可以将我的力量借给你,还有那只巨兽,你应该和他认识才对,他现在几乎是在替代你的事情。”米诺雷说道。

“让你们失望了,真的,我没办法再继续对抗那下面的东西了。”培万缇说着站起来,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继续说道:“我没有离开并不是因为我想留下来帮忙,而是我害怕外面的世界旧王,我活的太久,在这里也是住的太久,渐渐地,我发现我已经无法信任那些生灵了。”

看着培万缇坐下,那些死灵都远离了他,毕竟培万缇从来没跟他们说过他是一个胆小鬼,他总是装得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样,而且还总是做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主张,以前这里的死灵还不是太讨厌他,但现在他们觉得坐在他身边都是一种耻辱。

培万缇似乎也知道自己被讨厌了,但他只能在内心里苦笑,毕竟说出来这里的死灵也是没办法理解的,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什么的,很多人以为断水海渊就是一个海底监狱,这里镇压着死灵,那些遇到海难而来到这里的死灵,但其实这座监狱关押的却是海底最深处的东西,那就是海神,培万缇从来没见过海神,但他曾听说那所谓的海神几乎有一整片大海那么长,它动一下,便可以让陆地淹没,吹一口气,就可以分开海浪,但是培万缇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关着海神。

培万缇从被选上神开始,就被派来这个地方看守着,每过一天他就会将断水海渊放下去,挡住海底的封印口,直到断水海渊将封印口下的海神怨气都吸取干净后再让断水海渊升上来,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海神的怨气开始让这地方生出不少奇怪的东西来,培万缇必须一边对抗那些东西,一边镇守这里,这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于是他开始引导那些迷失的灵魂来这里,希望那些强大的灵魂能帮忙的对付那些异物。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灵魂渐渐在这里迷失了自我,他们都和海神黑暗思想里的产物相结合,变成了一些更为可怕的恶灵,培万缇称之为暗灵,而且每过一段时间,这些暗灵里面就会出现一个特别强大的黑暗灵魂,而在某一天,培万缇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能力在渐渐消失,所以他从那时开始便渐渐不再管这里了,直到后来的那个英雄华森的出现。

长春最好的银屑病医院怎么去
高淳县中医院怎么样
江苏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六盘水癫痫病好的医院
淮安治疗阳痿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