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核电走出去需要国家战略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核电“走出去”需要国家战略向内看,也向外看,是很多产业做大做强、走出国门的必由之路,眼下的中国核电亦是如此。福岛事故虽放缓了中国核电

核电“走出去”需要国家战略

向内看,也向外看,是很多产业做大做强、走出国门的必由之路,眼下的中国核电亦是如此。

福岛事故虽放缓了中国核电发展的步伐,但 重启 的信心即将变为行动。整个行业除了翘首以盼核电 回春 ,更期待中国能大步挺进世界核电强国的队伍。

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依然选择发展核电来解决能源供应问题,说明世界核电市场的需求正开始新一轮崛起。 一位业内专家向本报表示, 中国必须抓住这个机遇,实现自主品牌核电技术走出去,因为我们已经具备了成熟的条件和时机。

自主品牌呼之欲出

二十多年 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 的经历让中国核电逐渐成熟,但是,中国核电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是什么阻挡了中国核电 走出去 的步伐?

真正 走出去 ,需要自主创新和自主知识产权。中国制造依托的是中国技术,而不是法国造或者美国造。 上述业内专家认为,中国核电虽有眼下如此大的规模,却不能像美国、法国、俄罗斯及日本、韩国一样实现百万千瓦级商用核电技术出口,原因就在于一直没有结出真正的 中国果实 。

而多年来,我国仅有的出口项目也只有中核集团自主设计和建造的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项目。

然而,遗憾只是短暂的,中国核电实现技术突围的时间正悄悄逼近。眼下,业内的共识在于,要实现与其他核电强国的抗衡,并带动国内大量成套设备的出口,还得靠自主的三代核电技术。

据业内人士介绍,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正在开发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有望形成走向国际市场的品牌。在我国大型商用核电站的设计、建造及运营水平实现不断跨越的同时,大型商用核电技术将实现出口。

据了解,上述三家集团核电 走出去 的技术分别为ACP1000、ACPR1000以及CAP1400。

由于更先进的设计理念及更高的安全性,中国核电 走出去 的起点直接定位在三代技术上。

相关资料显示,中核集团在引进消化和吸收AP1000基础上结合集成自主的原型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商业堆、加拿大重水堆、俄罗斯VVER堆的建造、运行、管理经验,通过再创新,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安全性更高的ACP系列三代核电技术,而ACP1000以177堆芯、 能动+非能动 的安全理念和双层安全壳技术为标志,计划争取在明后年开工建设。

中广核集团自主研发的ACPR1000采用14英尺燃料组件堆芯,实行单堆布置,采用全数字化仪控系统,具有满足实体隔离要求的三系列安全系统配置,拥有大自由容积的双层安全壳和内置换料水箱,配置多样化驱动的停堆系统等。按计划,ACPR1000将于2013年全面完成研发工作,具备实施首堆建设条件。

而作为国家重大专项的CAP1400,是在引进、消化、吸收AP1000的基础上再创新的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功率更大的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技术品牌,预计将于2013年开工建设,2017年12月底并发电。

政府出力推动出口

从时间点上看,ACP1000、ACPR1000和CAP1400的计划开工时间差不了多少。对于产业化及之后的 走出去 ,中核集团总经理孙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5年后,国内自主品牌的三代核电技术可以实现产业化。有信息显示,中核集团ACP1000 走出去 的首站可能是需求旺盛的发展中国家。

自主创新实现了,自主品牌也有了,还有什么重要因素影响中国核电品牌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

业内专家的观点是,要将推动核电出口纳入国家战略高度,以政府为主导,明确核电 走出去 的战略定位并理顺战略结构,同时整合资源,集中力量办大事。

这其中有现实的国情原因,也有其他国家的经验借鉴。业内分析人士几年前就指出,我国核电企业中存在着在开发海外市场时, 因企业协调效果不理想,出现了各自为战的低效经营现象。而眼下,上述提及的三家核电集团都有核心的研发团队,三种品牌都要面对 走出去 的现实。

在反思国内情况的同时,国内核电界也受到国外核电产业发展的启示,尤其是近几年韩国在其核电 走出去 方面丰硕的战果,让业内人士疾呼中国核电 走出去 已是迫在眉睫。

据了解,目前世界上出口核电的国家有六个,包括美国、法国、日本、加拿大、俄罗斯、韩国。作为第六个能完整出口核电工程的国家,韩国于2009年击败众多老牌核电强国,成功签下出口阿联酋4座总价值超过200亿美元的核电订单。2010年,韩国与土耳其签订了核电项目合作相关的联合公报,将为土耳其承建两座核电站。

有研究者曾撰文指出,韩国政府作为韩国核电 走出去 战略的制订者, 其作用重大。韩国核电的几个重点海外项目,如土耳其项目、 罗马尼亚重水堆项目、 摩洛哥 OPR1000项目以及加拿大 APR1400项目,以及的越南、 印尼合作均是在政府的积极协调下,整合所有的资源以国家行为去争取的。

推动核电出口是国家力量和意志的集中体现,韩国核电出口的成功经验在于重视从国家战略高度进行 顶层 推动,这个经验很有借鉴意义。 上述业内专家坦言。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科技委主任赵志祥日前表示,我国已具有核工业全产业链的服务能力,比韩国等国家更具出口优势。很多计划发展核电的国家,有很强的意愿引进我国百万千瓦核电站。

既然提及由国家层面主导核电出口,外界关心的是具体应如何操作?

核电出口不是简单的卖了产品就行,而是涉及到人才培训、设计建造、燃料供应、设备生产和配套服务等一系列环节。 上述专家指出。

要在国家层面统一思想,制定核电出口战略,加强对核电出口的统一组织和领导,综合运用政治、经济等多种手段,推动实施核电走出去战略。 赵志祥表示, 国内核电企业应统一思想、集中目标、形成合力,以工程建设、装备制造、技术支持和国家银行贷款等打包的形式参与国际项目竞标。 (朱学蕊)

2007年东莞旅游上市企业
2014年菏泽上市企业
2008年福州大健康C+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