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雀巢手提箱翻译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石家庄信息港

导读

一    该动身了。特里什纳穿好大衣,戴上圆顶帽,然后,走进凛冽的寒风中。天空显得漆黑而可怕,他大摇大摆、不慌不忙地走着,俨然是一个看完演出

一    该动身了。特里什纳穿好大衣,戴上圆顶帽,然后,走进凛冽的寒风中。天空显得漆黑而可怕,他大摇大摆、不慌不忙地走着,俨然是一个看完演出之后从容而过的夜归人。面对塔拉德维方向,有一张长椅,他坐了下来。他看不见寺院,甚至看不见那高高的圆顶,只看见村子里微弱的灯光。路上没有行人了。他虽然穿着大衣,但仍然打着寒颤,他不无羡慕地想到:这时候,人们一定已经安然入睡了。  他看看表:晚上九点半钟,正是约定的时间。……突然,他的心砰砰跳了起来。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出来一个人,颈围围巾,身穿大衣,帽子压得很低——与侦探小说中描写的一模一样!那人敏捷地向长椅走来,掏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拂去椅子上的灰尘,坐了下来,既不说一句话,也不看特里什纳一眼。  那么,这就是“他”了。特里什纳命令自己不要说话,他努力把头掉过去,又一次凝视着塔拉德维的灯光。而“他”掏出一支雪茄烟,点燃了,怡然自得地把双脚搁在椅子上,就像做了一次登山之后,劳累了,在养神休息一般。  陌生人在吐了10分钟的烟圈后,离开了。特里什纳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但这高大的背影既不令人感兴趣,又没有作出丝毫的暗示,只有雪茄烟的火光象萤火虫一样在夜色中忽明忽暗地闪动着。  特里什纳没有勇气喊他,也不敢和他说话。他“为了自身的安全”,命令自己一言不发,等待指示。可是,指示在哪儿?特里什纳瞧瞧长椅,那里什么也没有。显然,“他”正是他要接头的人。后来,他看到一根手杖,挂在长椅的后背。手杖里有给他的指示吗?不大可能,他想。  这时候,一阵寒风吹得一张脏纸片哗啦作响。他看到了。这一定是谁家的孩子用口香糖把它粘在长椅上的,他想。但是,特里什纳仍然把它揭下来,借着微弱的光亮读着:“谈吐温柔,持大手杖。”是杰斐逊?不错,他想起来了。他把纸片扔到下面的陡坡上。“持大手杖”—一对了,还有手杖,他的手慢慢伸向了它。  他必须带着手杖——就是这一根。他用那双显得软弱无力的手取下了手杖,撑着它往回走去。他感到汗珠已爬到了额角。一伙年轻人过来了,一定是在参加城里的晚会后回学院去,他想。他不敢去擦汗。他们也许会疑心,也许会探询这根手杖的来历呢。  一个姑娘看着他这根粗口的手杖,她干吗看着它?难道她怀疑它有什么罪恶的秘密吗?不,不会的,怎么可能呢?这根手杖再平常不过了。他本人就看不出它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担心:这是否就是传递的消息,“他”是否就是那个人?万一那个人误了点呢?万一他错拿了人家的手杖,而错过了真正的接头人呢?  晤,再过10分钟,当他到家时,就一定能解开这个谜了。这时候,几个工人走过来了——是工人还是坏人?他们可能来抢他的钱包,更糟糕的是,可能来抢他这根珍贵的手杖。他于是加快了脚步。那些人兴致很高,有一个还喊道:“老头,忙什么?你不知道这时候从西姆拉没有车来吗!”他没有回答,他害怕手杖会被人抢走,因此,不想与人争执或吵闹。他几乎是跑完了一段路程;这年岁轻轻的人竟跑得气喘吁吁了。    二    他跑进自己的房间,随手锁上了门。他仔细检查一遍,看房门是否锁牢了,窗帘是否拉上了,有无缝隙。他一心想赢得这场赌注,然后他就离开他的妻子,那个邋遢的、使人厌烦的女人,离开那个小小的、一点也不逗人喜爱的、哇哇啼哭的儿子,到那人间乐园里去,那里有多情的女郎……“多情”——这是富人才能享有的字眼。想到在他这种年龄还能享受几多荣华富贵时,他情不自禁地笑了。他们答应帮他把钱偷运出去,但他至少还得干三次,然后他们才考虑在国外给他付钱——每次一百万。  哈!——他们真是不了解他:他向来是干得很出色的。三次就是三百万。他就能在他梦寐以求的极乐世界里,买上一条可爱的大腿了。歌剧合唱队的小娘们儿是漂亮的……在他面前的日子是多么美好啊,而且他将再次成为无牵无挂的单身汉了。  他脱下大衣,把椅子挪近火炉,然后,仔细地察看起手杖来。不错,是有一条裂缝。他试着将手把往左拧,显然很顺利,再一转,手杖就象一个大螺钉一样地拧开了。然后,他又一拉,只见里面有一段锈迹斑斑的钢片,钢片上没有字。他跑去拿来了电筒,顺着钢片抽出的槽沟往里看,可不是,一张纸片牢牢地粘在管壁上。他拿了妻子的一把镊子,把纸片取了出来。  他展开纸片,读着。他无法知道自己的手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终于走到一步了。他将把自己的手提箱掉换旅馆14号房间的一个绿色的手提箱。    三    15日,星期五。他来到约定的旅馆时,一位身着毛皮袄、患重感冒的先生也恰好赶到了。那位先生用手帕捂着鼻子,不时打着喷嚏。很自然地,他们的行李被放在同一辆手推车上,推向相邻的两个房间:13号和14号。在门口,那位先生呲牙咧嘴地呵斥着男仆,责怪他把手提箱弄混了。  然后,他气势汹汹地把自己的绿色箱子扔回车上,抓起特里什纳的箱子,走进了14号房间。这个人在“掉包”时显得沉着而十分娴熟,做得多么巧妙啊,这使特里什纳钦佩不已。他试图从帽子和手帕下面去察看这位陌生人的脸,但他的努力完全失败了。  特里什纳十分兴奋,他几乎要一把抓起那绿色的箱子,毫不迟疑地亲自提进去。但他当即意识到:他必须装得若无其事,不能显示出任何急不可待的情绪。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用快要支持不住了的双手,掏出小费,打发送箱子的男仆。他注意不给得太多,否则就太显眼,他不能有任何把柄被人抓住。“掉包”也许会被人记住,虽然那已经不可能做得更利索了。  他急不可待地要打开箱子,证实一下钱是否终到手了,但他必须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男仆走了,伙食管理员却走进来,问他在房间还是在餐厅用餐。特里什纳真想大声喊:“滚开,别打扰我!”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微笑着,说:他吃过饭了,不过倒想喝点冰镇汽水。管理员走了,很快就送来了威士忌和饮料。  服务员很殷勤地侍候他喝完了冰镇汽水;他简短地交待服务员早上再来收拾提桶和杯子。把服务员打发走了,现在,他独自一人,没有干扰了。  “好啊!”他搓着湿润的双手,自言自语地喊道。突然,他的双腿发软。假如这只是一场骗局呢?箱子里真有一百万吗?一百万换几片纸?这真是太容易了,他要到打开箱子,见到了真家伙时才能相信。这点上可不能冒风险啊。    四    他把房门锁上了。不知为什么,他总感到有点不安全。呵,对了,还有锁眼呢。他站起来,把大衣挂上去,遮住那个小小的眼孔。现在谁也不能偷看了。但是,他仍然有一种不安全感。他觉得那是因为房子太大,或者就是因为屋外的光亮。唔,不错,就是它,天上的光亮。他提起箱子,走进里屋。可不是,好一点儿,天上的光亮没有了。他的财宝是不能让人看见的。他把箱子放在凳子上,想往里面插钥匙。但是没有必要了。“咔嗒”一声,锁弹开了。在他眼前呈现了十叠一百卢比的钞票。除了一些用来填塞箱子内部空隙的碎纸外,箱子里只有钱,别无他物。  多好的新钞票啊。他拿起一札,这是用塑料纸包好的一百张百元卢比的钞票。那么,一札就是一万了。一札挨一札,十札成一迭,一迭就是十万。一共有十迭,即是一百万。一点也不错,他高兴得直想呼喊。他站起来,走来走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些钱,他的脸象被火烤一样。他大声笑起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那几张纸有什么了不起?设计,图纸,以及去他妈的什么导弹的秘密。既然那么多人参加制造,还有什么秘密可言?至于那些军团的配置……那算什么?谁还不知道吗?    五    他的妻子说过她无法理解那些向敌人出卖情报的军官。“他们危及了自己的军官兄弟的生命安全,危及了国家的自由,他们是败类。”这就是那个女人——那个邋遢女人的话。所以,他并不信任她。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让她过问他的事,他们一在国外给他付钱,他就将毫不犹豫地抛弃她远走高飞。  他本是抱着得到一大笔嫁妆的希望和她结婚的。但是那个狡猾的婆罗门把钱全部换成了证券,而本人却是托管人。除了作为礼金送给她的那微不足道的一千卢比外,特里什呐从未能过问一下这笔钱。一千卢比,呸!对于一个百万富翁来说,这是一种怎样的侮辱啊!这箱子里的钱就是明证。他于是又去抚摸那些钞票。  谁愿意和他们一道去送死?那些下贱人,那些他天天在食堂里碰面的下贱人,剥了他们的皮才痛快呢。好一个“军官兄弟们”!谁说他们是他的兄弟呢?那些言词粗鄙、举止野蛮的乡下佬!他们把酒撒在桌布上,他们的衣服是家里洗的,穿起来总是不整齐。他们的鞋子倒擦得顶亮,不错,那是政府要求的,因为给他们配备了勤务兵呀。他们的谈吐既不文雅,吃饭时也要叽叽呱呱。每到加餐时,他们就象饿狼一样一—也许他们靠这点薪水确实是不能填饱肚子罢。他自己命中注定是该吃鱼子酱,该喝威土忌酒的。“国家的自由”!就这样一个薪水少得可怜的国家吗?  妻子莎比塔可以依靠和信赖这个国家,但他一定要走。也许她会干得不错,会想到他。哈——那就好,这个好心的女人,这个忠实的女人怀念他这个好莱坞的偶象。毫无疑间,三百万一定能使他成为这种偶像的。他抓起一札钞票,用脸去擦它,虔诚地用头去触它,热烈地亲了它好几次。他坐在那里,望着它。明天,他要把它放到铁盒子里,藏到他在食柜底板上掏的那个洞里去。  他忘记了桌上的饮料,这时候便举起杯一咕噜倒了进去。他想,今天晚上该把它放在哪里呢?放在床下?整整一箱子,这么大的东西……他又笑了:整整一箱子钱,而这还只不过是三分之一呢。他把箱子提到睡觉的房间,塞到床底下。呵,放在那里,别人一走进来就会看到的。他于是铺上床单,让床单边缘垂下来,遮住箱子。很好。  唔,真傻!一个普普通通的箱子会这样藏起来吗?房间服务员会怎么想?他一定会怀疑里面有贵重物品的。他必须十分检点自己的行为,不能使人觉得有半点反常。箱子也必须看上去普普通通,不经意地、随随便便地放在房间里。于是,他又把箱子拖出来,把上面收拾得平平整整。不行,这样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故意安排的。他又站起来,把它弄得有点凹凸不平。这样确实好一些。还能搞得不经意一点吗?  啊,是的,让一块布随随便便地拖到外面来,就更能显出箱子没有什么问题了。他站起来,检查了锁眼,然后打开箱子。他把红手绢露一点在箱子外面。不错。唔,也许露一只袜子更合适些。所以,他把黄澄澄的袜子装进去,让一只的一部分露出来;然后关上箱子,又让它稍微凹凸一点。他后退几步,自我陶醉地欣赏他的巧手精工。好,这就令人十分满意了。在关箱子时,一只尼龙袜是可能跑出来这么多的,而一条叠得平展展的手帕却不可能。  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这三百万,他是多么机灵啊。    六    巴拉持·巴加特少校被他妻子使劲摇醒了。今天是星期天,他本想多睡一小时,但却没有如愿。“起来听听普勒姆·辛说些什么。他们把特里什纳带走了。说是星期五晚上,在一家旅馆里,设下了一个陷井呢,而……” 共 42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三大补肾壮阳药酒配方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好
昆明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
标签